笔趣阁 > 我在大明当小吏 > 第六十六章 机会该怎么抓

第六十六章 机会该怎么抓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祝况浑然未觉这些,李明成是不是被抓走,在他看来,与自己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李明成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官员,但官就是官,吏就是吏,那位置距离他一样是很遥远的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想过将来也能成为一名官员,但大明王朝的小吏要走仕途,最少需要九年时间,才能参与选拔。

    他如今十八岁,九年之后二十七岁,固然不算年轻,也不算老。

    然而,从小吏晋升的官员,晋升的途径却比正统科举出身的官员们晋升之路要窄的多,就算为官,未来的路途很难走。

    他觉得,要熬出头不容易,还不如在兰县打造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下,九年时间,足够他将兰县搞的风生水起,有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了。

    从后世来的他,骨子里没有士农工商,商人最贱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在他的认知里,商业帝国,一样是帝国,何况,还有民心所向,他这是在为兰县的人创造财富,而不是为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祝况相信,只要他找准位置,不逾距,将来有的是机会让他大展拳脚。

    但主簿向浩才就不是这么淡定了。

    向浩才在兰县当官的时间并不长,之前李明成势力大,他可以说举步维艰,也只想依靠杨大人明哲保身,却没有想过要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但现在李明成出事了,县丞的位置出现空缺了,机会就摆在眼前,他怎么可能不多出一些原本没有的想法?

    烦躁不安的向浩才在书房里踱步,却找不出一个能让自己更进一步的路子,杨大人是什么人,他心里明白,想靠着巴结杨大人送礼什么的,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他上面更是没有能用的人!

    向夫人端着午饭进来,看着向浩才那一副焦灼不安的表情,淡淡笑着问道:“相公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向浩才确实烦躁,想找个人说说话,也就顾不得向夫人是女流之辈了,将自己的心事说与她听。

    “夫君何必庸人自扰,咱们杨大人是个有才干有志向的,相公只要做好分内之事,为杨大人分忧,还怕将来没有出头之日?”

    向夫人声音不大,但听在向浩才的耳朵里,却像天雷阵阵,将他心中的迷雾给冲击开一般。

    “夫人所言甚是,只,杨大人身边还有祝况这等人,只怕将来就算有什么好事,也轮不到我!”向浩才叹了一口气,他自己的才能确实略显不足,最起码与祝况相比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向夫人将饭菜摆在桌上,柔声说:“夫君不用如此想,祝况我虽然没见过,但从夫君的话中却也能猜测出,这不是个一般的人,或许,他未来的路,会很长,与咱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祝况如今毕竟只是一个小吏,就算杨大人想提拔,也不可能一次提拔到县丞的位置。有时候,才干能决定未来的路,但起点却更能决定未来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倒是比我通透的多,竟是我糊涂了。”向浩才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夫君还该有心理准备,祝况才能卓绝,又是个有想法,还敢干的,将来扶摇直上的可能也不是没有。”向夫人不想让自家夫君盲目自信。

    万一,将来祝况成为上官,只怕自家夫君会意难平。

    向浩才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,但很快又笑了:“我知道了,夫人且放心,我知道自己的本事。此生我也没有宏大志向,将来,能做兰县的县令便已经是祖上积德的意外之喜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是读书人,但只是举人,能得主薄的位置,便是机缘巧合,不是参加科举考中进士的人,将来要爬上高位,那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能成为县令主政一方,确实已经是他仕途的顶峰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何必庸人自扰?

    就是祝况,将来肯定大有前途毋庸置疑,但到底前途在那一条路上,也很难说。

    毕竟,就祝况这样的出身,也确实很难从仕途之路上走出通天大道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他们这些人中,也就杨大人,将来有可能再仕途之路上一步步走下去。以后,靠着杨大人一步步的走下去,才是长久之道。

    “等吃罢了午饭,我且去新筹建的水车工厂看看。”想通了的向浩才立刻充满了干劲,能力有问题没关系,这不是还有一把子力气?

    只要鞠躬尽瘁,大人总能看见。

    “我听人说,祝家的面馆不错,我想着明日得空去祝家拜访,夫君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杨大人家没有女眷,她平日里在家也每个能去的地方,如今看起来,这祝况家倒是值得交好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去与祝家大嫂说说话也不错。”端碗吃饭的向浩才忽然又笑道:“这祝况,也是个逗的,一个工坊,不知道怎么的,就被他称为工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拘叫什么名字,左右都是加工水车的,等什么时候,咱们家地的那一片也装上了水车,粮食的产量就能增加,这日子也能好过些!”向夫人也笑着道。

    向家也有不少的土地,然而,产量实在是太低了,加上向浩才的俸禄也很低,又不是个愿意贪墨的,以至于,他们家的生活并不好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你也辛苦了,等回头咱们家的日子好过了,也买一个小丫鬟伺候你。”向浩才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想这一天,只盼着,咱们这日子好过了,你和孩子们能顿顿吃上肉。”

    “会好的,祝况这小子,之前可是对杨大人保证了,几年之后,咱们兰县的大部分人都不能吃上肉。”向浩才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那小子哪里来的这种自信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祝况已经安排人去搜罗抓小猪仔了,大片的山林,散养一些猪崽子和鸡,也能换回来收益,左右,要开荒栽种刺玫,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事,估计今年能栽种五百亩地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大片土地,祝况也规划过了,一部分靠近水源光照充分的土地,用来种植果树以及培育其他的水果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将兰县上下跑了个遍,力气可没有白费,让他收拢了不少可用的人。

    心情愉悦的祝况从城外到了城里,正打算回家,谁知道,就遇到了一个许久不见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