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出尘埃记 > 107 肉体相拥,灵魂相背(3)

107 肉体相拥,灵魂相背(3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文件袋里是两本户口本,单独的一本上面的户主写着顾妮两个字。性别女,年龄零,出生年月日正好与顾与尘车祸苏醒时的日期对上。宋雪无看着那个只有一个人的户口本苦笑,原来宋晚来说的私生女不是自己以为的顾雯,而是这一个只见其名未见其人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两个户口本并排放在桌上,等着顾与尘回来解释。可真等他回来了,两人面对面,谁也没率先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平衡点的关系,因为一个户口簿又摇摇晃晃,岌岌可危起来。仿佛谁先开口,谁就是十恶不赦的破坏者。宋雪无做惯了坏人,沉默许久,最后还是她先开的口。

    “我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短短四字,没有夹杂任何情绪,好像在回应一桩街头巷尾的八卦。等同于“我也听说了”,“关我什么事”这一类不咸不淡的评语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对面的人,顾与尘最怕她这样的冷静。

    一个人足够冷静,就证明他足够理智,足够理智的人又往往足够克制,足够克制就足够无情。

    顾与尘知道,宋雪无就是这样的人,并且她对自己最能狠下心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需得说些什么才好,但以他对宋雪无的了解,在这件事情上,那些虚以委蛇的俏皮话,是最大的禁忌。她不像别的女人,几句甜言蜜语就能糊弄过去。尽管顾与尘从来没想糊弄她,只是,她想知道的真相,太丑陋,太令人作呕。一时间,顾与尘不知道如何同她讲起。

    “明天庆嫂就放假了,我们是不是也该备些年货?”

    顾与尘起身给宋雪无倒了一杯水,故意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宋雪无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于冰冷坚硬,所以并没有延续户口簿的问题。只是接过水杯喝了一口,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想让我们去青山过年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顾雯就从外边回来,当即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要去你们去。我可不想在青山过年。”

    据宋雪无了解,自从顾与川去世后,顾与尘和顾雯每年过年都是去国外度假,没有哪一年是例外去了青山的。

    宋雪无不知道这一次会否因为她而有所改变,但想起白天老爷子眼神中的落寞与伤感,她又十分希望自己可以改变这叔侄二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但是很难,眼前尚未平息的波涛,除了他们叔侄与青山二老的隔阂,还有宋雪无和顾与尘之间只能窥见一角的冰山。

    提起青山,顾雯的情绪马上激动起来。顾与尘也好不到哪里去。那样的情形,再争论下去,也是吃力不讨好。宋雪无只好称困上了楼。

    户口簿上那个孩子的事情,虽然宋雪无表面没有发作,可是她内心的火山却是喷发了无数次。无法说服自己别那么在意,也无法在顾与尘轻手轻脚从身后抱住她时装睡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像以前一样,关了灯,两个人躺进同一个被窝,哪怕没有那本结婚证,也是夫妻一体什么都可以互相倾诉的。可是那天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像个受了委屈的顽童,犯浑地吻她、咬她。

    宋雪无内心原本是多么高傲啊,可那一天晚上她前所未有的大度和顺从。

    一个棱角分明的人突然展现出不为人知的圆润光滑,这让顾与尘不得不多加猜测。

    猜测她是爱得更深,抑或以往的热情又冷却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让她睡在自己怀里,头枕在自己胳膊上,再握住她的手。可是顾与尘心里明白,那一刻二人**相拥,灵魂相离。他很害怕,生怕一觉醒来,身旁的人就不在了。

    宋雪无自觉没有以前那般执拗了,将什么青山和私生子的事情抛在脑后,翻了两次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回握住那只宽厚温热的大手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男子不动声色地注视着怀里的人,昏暗中叫人看不清他眼神里的宠溺和坚持。

    “永远不要离开我,好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男子轻声说了这么一句。怀里的人还在睡着,有意无意翻了个身,双臂环住男子的腰,似乎在回应他的提问。

    顾与尘一夜无眠,他害怕。

    暴风雨来临前期的海面,总是平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