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一章:顾太太,好久不见

第一章:顾太太,好久不见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流光西餐厅,落地窗的旁边。

    林沐瑶心不在焉地切着牛排,周航坐在对面一边切一边吃,还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谁又换了新汽车。

    谁又换了新女朋友。

    谁又换了新房还准备出去环球旅游。

    他羡慕的直咂巴嘴,又忽然想起一个超大新闻,急道“对了对了,那谁离婚了,他老婆以前被前任害惨,现在怎么使劲都生不出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林沐瑶的手猛的一抖,刀叉掉到盘子上发生不和谐的响声。

    周航看她一眼没当一回事又接着说“结婚前,他老婆谈过一次恋爱,和那男人爱得死去活来。后来发现怀孕,跑去报喜的时候男人忽然提出分手,她受不了刺激,大出血,九死一生,搞得现在怎么生都生不出来。那谁是家里的独子,要传宗接代的,所以没办法啰只能离婚,离婚那天还是我陪着他们去的民政局呢!”

    林沐瑶浑身颤抖,脸上血色尽褪,几次捡刀叉都没有捡起来。

    周航依旧没有看见她的异样,只看见她面前的牛排还是一整块完整的牛排,想吃“对了,我妈让我问你,我们的婚期定在圣诞节那天怎么样?上周二十万的聘礼送到林家后,我妈就一直在挑时间,她说圣诞节那天无论是阴历还是阳历,都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林沐瑶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痛,她想离开这里又必须应付周航。

    结婚?

    结什么婚?

    她嫁与不嫁都一样,嫁给谁都一样。相亲的时候本来觉得周航可以,相处半年后周航却让她倒尽胃口。本来有些事情不想在今天提,这会儿扯到结婚她就先说为尽。打开包拿出照片,一张张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月日,你在九号俱乐部的洗手间和一名小姐鬼混,一夜未归。”

    “月日,你在老街会所玩混战。有多混,你心里清楚。不清楚,就看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月份你彻底放飞自己,a市已经不够你玩,你以出差为由和你的狐朋狗友数次奔向g市h市c市,左拥右抱,夜夜笙歌,乐不思蜀。”

    “月日,也就是昨天下午,你去协瑞医院挂号皮肤科,最后确诊什么病你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周航嚼在嘴里的牛肉全部卡在嗓子眼,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憋得脸色通红,镜片后的小眼睛更是红得充血“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不用说,你娶我的目的,我爸妈不知道,我心知肚明。无非就是我能赚钱,你想让我赚钱养你一辈子。ok!我养你没有问题,但是你要记住,你是渣男我是渣女,我不管你的烂事,你也别对我抱有任何幻想。婚前一周见面一次,婚后两地分居没有夫妻生活,你同意就按期结婚,不同意你就去林家拿回你的聘礼,我们一刀两断。”

    开车回家。

    一路上她思绪翻滚,不为周航,只为周航讲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是别人的故事,还是她的故事?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雪花,为什么会有两个相同的不幸的故事?

    三年前她被无情的抛弃,一个人躺在医院,医生很可惜的对她说“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,孩子还是没有保住。又因失血过多,受创面积过大,您以后怕是没法再生育。”

    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?被抛弃的女人?被害惨的女人?生不出孩子的女人?她就是啊!

    好恨!真的好恨!

    三年过去,此恨犹在,绵绵无期!

    汽车开进公寓楼的地下车库。

    对面的车位停着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这款是刚上市的最新款,内部如果没进行改装,这车的价位应该在三千万左右。

    林沐瑶有点意外,没有想到这廉价的公寓楼里还住着这么有钱的土豪,不由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下车。回家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的车门又忽然推开,一身黑的司机跨下车走过来,拦在她面前很绅士的说“林小姐,不好意思,打扰一下,我老板想跟您谈点事情,麻烦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老板?

    跟她谈点事情?怎么可能?

    林沐瑶果断的摇头否认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见过你,也不认识你家这么贵的老板。你回去跟你家老板说,他找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找错人,林小姐过去看看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对过去看看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板说,林小姐感兴趣就自己走过去,不感兴趣就让我把林小姐请过去。林小姐,您是想自己走过去,还是想我把您扛过去?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林沐瑶笑了,挑起一侧柳眉,满目不屑地问道“所以,你们的‘请’就是威胁的意思?”除了她爸妈,她又怕过谁?就凭他一个司机也想威胁她?简直就是笑话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劳斯莱斯的车门再次打开。

    一只锃亮的黑色男士皮鞋首先伸到外面,紧接着修长的长腿,没有皱褶的高档西服,挺拨的身材,妖孽的……林沐瑶的瞳孔倏的放大,气血逆行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顾澜清!

    顾澜清走向她,面无表情,步伐稳健,周身散发出逼人的威慑力。他走到她面前,冷冷地俯视着她,凌厉的眉眼寒气凛冽杀气弥漫“顾太太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林沐瑶眼睛充血,呼吸急促,胸脯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顾太太。

    顾澜清的太太。

    时隔三年她差点就要忘记,她曾经还有一个身份是顾太太。

    呵呵,顾太太,多么讽刺的称呼!

    林沐瑶笑了,心里有多仇恨,他目光有多凉薄,她的笑容就有多疯狂“顾先生还真是贵人多忘事,三年前我们已经离婚。现在的顾太太,有可能是路人甲,有可能是路人乙,但绝对不可能是我。顾先生还请管好自己的嘴不要再乱叫,免得我未婚夫听见产生误会。”

    顾澜清玄寒冷冽的眼,眸光如利剑般射来“今天找你,就是想跟你谈谈,你和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的事情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?”

    “顾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~~”的一声耳光声忽然响起,林沐瑶手起掌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,甩了顾澜清一个恨之入骨的清脆耳光。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