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五章:够了

第五章:够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顾澜清去医院亲自查过,的确是这样。她杀死了他们的宝宝,一个将近三个月的宝宝。

    她怎么忍心?怎么就能忍心?

    发疯似的找她,找了整整三年才找到一点点消息“三年前她和魏华禹一起离开,魏华禹怕你找到她,采取了游击路线,每个国家只呆很少时间,属于居无定所。”魏华禹是魏氏集团的继承人,他富得流油,还格外喜欢林沐瑶。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,他都在疯狂的追求林沐瑶。林沐瑶说她不会动心,可最后还是动心的跟他走了。

    五个月前探子又送来一个消息“半年前林沐瑶一个人回国,她和魏华禹已经分手。为什么分手不太清楚,她现在是周航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可以是魏华禹可以是周航,却独独不可以是他?他哪里错了?他不做顾家少爷是他的错?他想自己创业,想活得心安理得,也是他的错?曾经说好的一起奋斗呢?曾经说好的一起看房买房装修新房呢?

    林沐瑶!!!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情绪崩溃,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,还把家里的东西全部砸光。他很生气很愤怒很嫉妒,嫉妒的就要活不下去。而嫉妒之后他能拥有的,也只有这张结婚证和这张结婚照。

    很想很想以前的她。

    以前的她总是很乖,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,还总会用糯糯的声音对他撒娇“老公,我肚子有点饿……老公,我们的大床在召唤你……老公,你想我吗?我想你,好想好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澜清红了眼眶,酸楚的泪水弥漫整个眼眶,他看着她,泪眼迷蒙“我也想你,很想,很想。”深吸一口气,仰起头让眼泪倒流回心田,又看见躺在垃圾桶里的药。

    “……顾太太的双手一直在哆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脸上被煽了数个耳光……牙齿咬到舌头,明显出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头磕得有点重,陷入半昏迷状态数分钟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不痛,我真的不痛。你别担心,我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伤算什么伤嘛?我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这个不能叫伤,你信不信我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次生病受伤她都瞒着,瞒不住也不舍得花钱,全是自己一个人硬扛……这次她会自己买药?她会自己疗伤?打电话问他们,他们说“顾太太进房间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,也没有看见快递送药过来,不知道她家里有没有药。顾总,需要我们买药送上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真的不用!顾澜清叹息一口气“林沐瑶啊林沐瑶,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忘记你。”站起身,心累的捡起药,飚车赶往她的公寓。

    林沐瑶趴在床上,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痛。

    好痛。

    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,无一处不痛。膝盖破皮流血,掌心破皮流血,舌头咬伤现在还是麻的没有知觉。额头一个大肿包,后脑勺一个大肿包,她躺着不敢碰后脑勺,趴着不敢碰额头,只能侧着脸,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房间里面没有开灯,她趴在黑漆漆的床上独自舔伤。只是外伤好舔内伤难熬,针刺的疼痛一直往心里深处钻……顾澜清!负心汉!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门铃声忽然响起,飘在寂静的空间格外刺耳,她爬不起来选择忽视。可是门铃一直响一直响,大有她不开门就一直响到天亮的节奏。

    怕吵到邻居。

    她忍着疼痛挣扎的爬起来,打开灯,拖着残躯缓步走过去。又透过猫眼往外瞧,来人不是周航,而是一张她无比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打开门!

    小区保安站在门外,笑眯眯的脸猛的怔住“林林林,林小姐,您伤的这么重吗?”又想起手中的药,把一大包药递给她“这是两位先生给您买的!他们说你受伤不轻,怕您家中没药特意买了这些药让我送过来。林小姐,我刚才以为是轻伤,没想到会这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可怕而已,其实不严重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受伤的?需要报警吗?我可以帮您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保安真的很意外,惊讶的思维都不上,怔了好一会儿才又想起手中的药,忙忙松手“他们给买的药,说是很对林小姐的症状,让林小姐按着说明书使用。还说,如果疼得厉害,林小姐可以适当的增大药量。”

    “好!谢谢!”林沐瑶舌头痛,说话都有些大舌头。她接过药,关上门,又拖着残躯回到床上。坐在床沿打开袋子,里面的药品还挺齐全,有冷缚的,有活血的,有消炎的,还有各种止痛消肿的喷剂。

    今晚,真是一个丰富的夜晚。

    被顾澜清欺负,被周航泄恨,被两个陌生人关心……这么丰富的夜晚,是祸还是福?日后如果还有缘能再见,她要好好谢谢他们。

    拿出冷缚的药包,缚到脸上!

    保安在门口呆呆地站了一会儿,才回神的走到拐角处小小声的说“顾先生,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,把药送给了林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顾澜清本想自己送药,走到门前又改变了主意。他一直藏在角落,听见了保安和她的对话。保安一惊一乍,她说话含糊不清。不想理会的心思又悬了起来“她伤得很重?”

    保安忙忙点头“对啊!伤的很重!整张脸肿成这样。”保安用手比划了一下,比他的脸还要大几倍“额头这里肿出一个角像独角兽,表面的皮肤一圈都是黑的,下面都是淤血。眼角这里肿得很大,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。嘴巴这里全是破的,都能看见红肉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顾澜清不想再听,他怕听下去自己会失控的往里冲,掏出钱夹抽出一叠红钞递给保安“不要告诉她,这些药是我送来的。也不要告诉她,我经常会来这里。我想一个人再呆会儿,你先下去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顾先生。”保安拿了钱离开。

    顾澜清又踩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她靠近,他没有按响门铃,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颓废地靠在墙上给自己点了一支烟。抽完,烟头丢地上,一个接着一个……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