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十五章:林沐瑶是我太太

第十五章:林沐瑶是我太太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董秘姓白。

    六年前林沐瑶去魏氏集团的第一场复试,就是白秘书接待她。后来的工作中她们总有接触,但关系一直不冷不热,好像中间隔什么。三年前出国,林沐瑶和很多人都断了联系,也主动屏蔽了所有邮件。去年她慢慢缓过来开始清理邮件,发现白秘书给她写了很多邮件。

    “魏氏集团,他们都知道我爱魏华禹,为什么只有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为了华禹,我一路追随,他缺什么我给他补什么,你为什么要横插一脚?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带走,音信全无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林沐瑶,你害惨了魏氏害惨了魏华禹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求你了,放过魏华禹吧!以后都不要再跟他联系了,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完她写来的所有邮件,林沐瑶这才明白她们之间不冷不热的关系是因为什么。后来她开始回避,尽量不见魏华禹,能打电话就不要见面。回国这半年她一次都没有见过魏华禹,魏华禹也没有找过她,他们之间靠电话或者视频维持关系。

    魏华禹也不止一次对她说过“宝贝儿,我想你了……宝贝儿,我们什么时候约一个……宝贝儿,我们多久没在一起吃饭了……宝贝儿,我昨晚做梦又梦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感觉肉麻也无力回报,只能自觉的远离他冷淡他。这一次如果不是顾澜清逼她太狠,她同样不会麻烦他。

    白秘书的出现让她意外,也让她瞬间变得不安“白秘书过来,是魏华禹又出事了?”

    白秘书面无表情,十年如一日的不冷不热“林小姐是一点就透的聪明人,但是我不能代表魏华禹说话,只能代表魏董说话。林小姐,魏董不希望你和魏华禹一直纠缠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和他纠缠不清,你们心里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找他,是遇到急事要找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不知道,每次你找他帮忙,他都要出大事?”拿出平板,双手递过去“你联系他之后,他立即赶出来,可是还没有过红灯路口公司就发生大事。这是公司内部的现场视频,你自己看看他现在是个什么状况。”

    林沐瑶接过平板点击播放,熟悉的办公环境,焦头烂额的魏华禹,他一会儿扯领带,一会儿揪头发,一会儿又急急躁躁的打电话“到底行不行?不行就换人!不就是一个黑客,偌大的a城他的黑客还想能一手遮天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防御系统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们的防御系统会那么容易被他攻破?”

    “能顺着路径追过去,为什么不能顺着路径轰了他?”

    烦躁地挂断电话,又急急忙忙翻手机找号码,找到号码播出去“周山,魏氏的系统被黑客攻了,你过来帮我弄弄……没空?你没在国内?”再打别的号码“洪哲,我被黑客攻击了,几个小时没搞好,你带点高手过来帮帮忙……你病了?肠胃炎?上吐下泻……”

    又找了几个人,全是各种理由没在线!

    林沐瑶再笨也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……顾澜清……她已经被顾澜清监视……她的一举一动都在顾澜清的眼皮底下,她需要什么,她需什么帮助,顾澜清都清清楚楚。越是清楚越是扼杀,所以房子卖不出去,车子卖不出去,问谁借钱谁都没钱,就好比此时的魏华禹。

    找谁帮忙都没空!

    魏华禹是她最后的希望,顾澜清不仅把她最后的希望封死,还给了她一击最狠的提醒……不怕拖死魏华禹,就一直找魏华禹……黑客!几个小时!魏氏要损失多少?魏华禹又要承担多少?

    白秘书的声音又一次传来“林小姐是聪明人,应该能看懂这里面的信息。我不知道你和顾澜清是什么关系,但很明显顾澜清不想你和魏华禹走得太近,更不想你找魏华禹帮忙。林小姐真要有困难可以直接找顾澜清,别再来祸害魏华禹。魏董只有一个儿子,他对魏华禹的期望和要求有多高你是知道的。你每次祸害他,他都要被魏董收拾的很惨。三年前你把他骗走,回来的时候魏董只差没把他打死,那一次他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沐瑶五官失色瞳孔放大,她不知道这些,魏华禹从来没说,只说公司有事要在国内呆一段时间。有次保姆和医生都不在家,她一个人越呆越难受就给他打电话,却是魏董接的“你和魏华禹并不合适,你以后不要再纠缠他。”那个时候她只以为,魏华禹可能不是忙,而是被魏董软禁起来。之后她减少和魏华禹的联系,不想魏华禹太难做人,但是魏华禹是真的没有跟她说过挨打住院的事情。

    心中充满愧疚!

    魏华禹一直都在帮她,而她却一次次的拖累魏华禹!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马路对面的玻璃窗旁,魏董也在语气诚恳的表态“我不知道林沐瑶和顾总是种什么关系,但顾总喜欢的女人魏家绝对不会横刀夺爱。小儿懵懂不识趣,惹恼了顾总还请顾总枉开一面不要与小儿计较。小儿那边我会继续严加管教,不让他和林沐瑶再有任何来往。”

    顾澜清没有说话,优雅的吸了一口烟又漫不经心的往烟灰缸弹了弹烟灰。

    魏董只能继续表态“小儿的年纪比顾总要大三岁,但阅历和能力远远不及顾总,想法也是想得很简单。刚才我有提醒他,顾总很在乎林沐瑶,顾总的女人他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魏华禹不是想法简单而是野心勃勃,他曾经当面跟我挑衅,说此生非林沐瑶不娶。”顾澜清嗤的一声笑,笑容却达不到眼眸,眸中寒光遍布。又吸了一口烟,慵懒的靠在沙发椅上吐着烟圈。烟圈缓缓上升弥漫,模糊了他的五官。

    魏董看不清他的表情,却能感觉到沉重的抑郁,他真的很在乎林沐瑶,甚至可以说,已经把林沐瑶爱进了骨子里。魏华禹太年轻,不会懂他这种感情,魏董是过来人,感知敏锐。

    “林沐瑶是我太太。”

    魏董蓦的怔住,什么?太太?顾澜清的太太?顾澜清已经结婚?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