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十七章:我什么时候逼过你

第十七章:我什么时候逼过你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十七章我什么时候逼过你

    然而,没有,顾澜清的希望再次落空。

    林沐瑶没有叫他老公,更没有糯糯的音质。有的只是冰冷与疏离,还有满满的厌恶“顾澜清,你想死,我陪你。放过魏华禹,这件事情和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和他无关,哪件事情和他有关呢?”心尖的痛,痛得那么清晰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压不住,顾澜清做梦都没有想到,久别后的第一个电话会是这种语气。拿出一支香烟抿在唇中,打火机按了几下都按不着火。

    魏董坐在他对面,眼尖的发现他的手在无声的颤抖。他阅历丰富,知道这无声的颤抖代表着什么。可是他又假装不懂,从兜里摸出自己的打火机给他点上。

    顾澜清深深的连续的吸了好几口烟,半支烟被吸下去又吐出一团浓浓的烟雾。烟雾在空气中弥漫久久不散,就宛如他此时郁结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顾澜清,你想针对他,就别管我的事。你想针对我,就别动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,我谁都不想放过。你们欠我的,我要你们血债血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现在的意思就是说今天我们的谈判以失败告终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澜清被她突然将军,气得一口烟没有吐出来全部呛进肺里,他没命的咳嗽,咳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咳完之后,气息犹是不顺“林沐瑶,你现在处于什么处境,你自己心里没数吗?你跟我横,你拿什么资本跟我横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你在a市能一手遮天?你以为,我林沐瑶没有能力再傍到更大的靠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敢!!!”

    “我敢不敢,你再逼我试试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逼过你?”

    “顾澜清,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,最不想见到的人也是你。你既然要不死不休,那我们就互相折磨。三分钟之内,收回你在魏氏埋下的所有黑手,然后拿着你的谈判合同来星巴克找我。我在哪个星巴克,你这个跟踪狂应该知道。”说完,挂断,动作潇洒又果断,但心情已经差到没法形容,无力地靠在沙发椅上。

    白秘书没有继续打扰她,拿着平板继续看现场直播。十秒,二十秒,三十秒……时间缓缓流逝,魏华禹那边的气氛也在缓慢回升,一分半钟的时候,那头终于传来欢呼声“好了好了,终于修复好了。”

    魏华禹凑过去看了看,露出了欢喜的笑容。镜头再一转,办公区域的电脑一台台亮起进入程序,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白秘书松了一口气,把视频送过去让她看看最后的结果“林小姐,我仅代表魏董感谢你!魏华禹那边,让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跟他说刚才的事情,更不要提我和顾澜清的交易。他要问起,我会说我找了沈诗眉帮忙,你们的口径对上就行。”现场的魏华禹和员工笑成一片,很简单的快乐。如果真要拿魏华禹和顾澜清做对比,魏华禹其实更单纯,不如顾澜清心思慎密。

    白秘书应了一声好,又见视频中的魏华禹拿起手机。片刻后林沐瑶的手机响起,就是魏华禹的来电。白秘书的表情有点晦涩,危机解决后魏华禹不该给魏董先打电话吗?林沐瑶却坦坦荡荡,接了他的电话,若无其事的问“忙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!忙完了!你还在星巴克?我过去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在星巴克,已经没事了。就一小事,我已经找过沈诗眉已经解决了。你接着忙你的,等沈诗眉出差回来,我们再约个时间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就一小事,本来想着沈诗眉出差不方便,结果你一个大忙人,我还不如找她呢!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个跨国的项目我想拿下来,但是有两个环节不是很有把握,想着你应该懂,就想着找你问问。后来问了沈诗眉,她也懂,就解决啰!”

    “哦!这样啊!解决了就好!回头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再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沐瑶停了一下又说道“魏华禹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,我们第一次去h市出差时,吃过的那道盐水鸭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啊!不就是那条很绕的街上,那个巷子口里的夫妻排挡吗?怎么?你想吃?”

    “嗯!我后来去找,没有找到那条街。在网上买过h市的盐水鸭,都不是那个味。你要有空往h市走,记得帮我找找那家店。要有真空包装的,就给我带点回来。”魏华禹单纯归单纯,但是他很快就能想明白这其中的关连。不想他找顾澜清闹事,因为他根本就闹不赢顾澜清,所以林沐瑶只能想办法把他支出去。哪怕出去三天,只要不在枪口上闹事,顾澜清都不会拿他怎样,必竟顾澜清的目的已经达成。

    白秘书懂她的安排,却晦涩他们之间惺惺相惜的情感。这种情感她参与不了,就像局外人一样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惺惺相惜彼此关爱。

    魏华禹又单纯的笑道“好勒!我今天看看时间,没什么事我晚上就飞h市去转转。你还想吃一起跟我说,我一起买回来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照过相留过影的那几个地方你也过去转转,拍点照片回来对比对比,看看风景变了没变,看看你老了没老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我宝刀不老!一百年以后,我还是当年的青春小鲜肉,迷死你!”

    林沐瑶笑了,看着视频中他的笑脸颇为欣慰……至少,他还是当年的他。至少,万事皆变,他没有变……笑道“行行行!你最鲜!快去忙吧!我也要接着忙啰!”

    “好!等我电话!”魏华禹说完最后一个字,林沐瑶一边挂机一边关闭视频。这样,挺好,本来就没有魏华禹什么事,是她自己多事给他制造麻烦了。

    对不起!

    以后再不会让他受无妄之灾!

    把平板还给白秘书,再次强调“这事儿是我的错,与魏华禹无关。魏董那边的损失,我会替他找回来,你统计好报个数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白秘书没法说好也没法说不好,必竟这是公司的大事要魏董才能决定,她接过平板又起身微微鞠躬“林小姐的心意,我会如实的转答给魏董。林小姐,谢谢!再见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林沐瑶起身送了送,又透过玻璃窗目送她坐进路边的黑车。没有多久,对面的点心房走出两道熟悉的身影,一老一少,握手道别,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林沐瑶想笑又笑不出来,她知道他卑鄙却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卑鄙,简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。一边和魏董谈判,一边给魏董施压,他逼不到她低头,就借魏董之手让她低头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既然他这么恶劣,那么抛妻弃子之仇她也要好好报报!

    拳头攥紧,凌厉的视线随着他移动的路线,落到对面的沙发椅上。

    面对面的坐着,一桌之距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他君临天下,王者归来。

    她目光冷冽,坚强反抗。

    他想用气势逼她服软,她却用眼神告诉他没可能……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