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十九章:你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

第十九章:你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顾澜清有两个心愿。

    第一,林沐瑶退了周航的婚。

    第二,让林沐瑶回家和他一起住。

    林家和周家已经撕破脸,剩下的程序就是退婚。而她刚才又亲口答应,会回别墅和他一起住。这两个心愿达成,其它的要求就……随意吧!

    魏华禹那边有魏董管着。

    离婚的事情有律师拦着。

    如此,他还需强求什么?起身离开把她一个人丢在星巴克,回到车上他又给贺承安打电话“这两天大家都辛苦了,你晚上安排安排,带兄弟们都出去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“你搞定了?”

    “搞定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搞定的?有没有打架?”

    “我挨了一拐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笑?那一拐是我替你挨的!换你出面跟他谈判,“啪”“啪”至少两摔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岂不是要谢主隆恩!”贺承安跟了他三年,已经能从他的声音听出他的心情。他这会儿的心情极爽极爽,是这三年以来最爽快的一次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知道,贺承安还是清楚的知道,顾澜清很爱林沐瑶。

    已经爱得没了底线。

    只要她肯回来,以前的事情,和魏华禹的事情,他都能过往不究。

    因为心情好,贺承安也敢跟他开玩笑“你说,这一拐之后,你还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顾澜清撩了撩唇角,好心情的笑道“行不行,今晚试试就知道。”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,且不等贺承安再来调侃他,他又问道“周家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周家,崔姿想把老周先保释出来,一直劝说周航退婚。周航死心眼不肯退婚,还跪在林缙的面前请罪。林父本来挺恨他,见他这样又有些动摇。周航还有更狠的招术,他把家里仅有的三万块全部取现又问朋友借了两万,凑足五万块交给林缙用于刘雾芸的住院医疗,还说要卖房给刘雾芸凑钱,林缙的动摇就更加动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打的什么主意,也就林家二老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顾总想怎么处理他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处理他?让他闹!他闹得越厉害,林沐瑶就越被动。他出的钱越多,林沐瑶赔的钱也就越多。等林沐瑶处理不了又赔不起钱的时候,她就该来求我帮忙。”想到这些他又很得意,好心情的弹了弹手指“所以啊,记得通知崔姿,赔偿金马上就要恢复三百万,十天之内还不清每天另加利息四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她母亲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凌晨出来结果后,我就立即联系了莫医生。莫医生昨天做了五台手术,回家睡了不到两个小时,被叫醒后老大不满意地赶去了医院,还让您必须给他一个完美的说法,说什么人这么重要,要逼他连觉都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顾太太第二次赶到医院的时候,莫医生就已经对刘雾芸做完了检查,他说情况不是很好,会比较棘手但还在可控范围。如果不出意外,明天可以进行最后的手术。张医生在国外休假,已经买了回程的票,今天傍晚七点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机场接老张,你让老莫和老严直接去二号公馆,晚上我们四人聚餐。你再让章医生给林缙打电话,说莫医生和张医生还有二百万的医疗费已经全部到位,明天做手术,让他等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贺承安立即办事。

    林缙很快就接到了章医生的电话,一溜的好消息还反复的夸林沐瑶有本事。他高兴的不得了,又给林沐瑶打电话,结果一直占线。

    林沐瑶正在给沈诗眉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,最后说“我不能连累魏华禹,也不能看着我妈受罪,我同意妥协,今晚回顾澜清那里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回他那里住?你不要命了!瑶瑶,你不能去他那里住,你的病还没有好。”沈诗眉一听就炸了锅,声音隔着几千公里咆哮而来“瑶瑶,你别跟自己开玩笑,你不能去,千万不能去。你今晚乖乖的回自己公寓,我给顾澜清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千万别跟他打电话。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,更不想让他知道我有病。他要知道我有病肯定会开心的蹦起来,离开他之后我就过得这么惨吗?我越惨他越快乐,你千万别告诉他。”打开包看了看,隔层里还备着药。

    沈诗眉连连摇头,脸色难看至极“瑶瑶,听话,你不能去,真的不能去。你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好吗?要不这样,你跟他说,晚两天过去,等我回去,我陪你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不行。我妈急着做手术,我要不到位,他肯定不会着手帮我。我妈情况不好,别说三两天,一天半天都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瑶瑶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别担心。再说,晚上的时间一晃就过去,我能挺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魏华禹打电话,让他过去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他和顾澜清一向水火难融,今天我把他害得也够惨。我就怕他发觉不对,故意把他支到h市,让他给我找以前吃过的盐水鸭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急死我了,怎么办?怎么办?你晚点过去,你等我回来再过去,我去请假,我现在就去请假。”沈诗眉不能让她一个人过去,她这病治了三年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,万万不能再恶化。

    她跑去请假。

    上司很不解的看着她“请假?现在?还有半个小时就是谈判会,你现在跑来跟我说要请假?你不知道这个项目做了多久?还是不知道这个项目对公司的重要性?还是不知道你在这个项目中所处的重要位置?沈诗眉,我跟你说,今天就是天掉下来,你也得给的撑着。”

    沈诗眉急哭了,躲在洗手间一边抹眼泪一边给林沐瑶发微信“瑶瑶,我请不到假,你再跟顾澜清商量商量,就说今晚不舒服先不过去,或者让他去你那里也行。瑶瑶,听话,别过去,求你了,别过去。”

    林沐瑶笑了笑,回复她的微信“别担心,我能解决,一定能解决。你好好出差,等你出差回来,我保证健健康康的站在你面前。我和魏华禹说了,等你回来,我们三人聚聚。”

    沈诗眉还想说什么,被上司冷血无情的叫走,准备谈判事宜。

    林缙的电话也终于能打进来,他把林沐瑶一通狠夸,还让她今天别去医院“你回家休息,你妈在里面有护士和护工照料我们过去也没用,明天做手术的时候你早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林缙的电话刚刚打完,顾澜清的电话又忽然打进来“我晚上有应酬,十点左右回去。你早点过去收拾收拾房间,冰箱里面有食材想吃什么请随意,再顺便给我熬点粥……”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