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二十二章:仰天哀嚎

第二十二章:仰天哀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林沐瑶的病只有四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魏华禹、沈诗眉、达米医生和汉娜保姆。

    保姆是魏华禹专门给她请的,主要用来陪她,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陪着她。

    回国的时候保姆有跟她一起回来,但是异国他乡无论是文化、语言,还是生活习惯保姆都无法适应,一场接一场的生病,没有多久就辞职回国。沈诗眉要给她重新找保姆,她拒绝说,她总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。沈诗眉不放心,自己申请休年假又请了一周的假,前前后后陪了她大半个月,她才能独立应付最基本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她必须呆在她熟悉的公寓,或者,身边有她熟悉的人陪她。不然,她的病就会复发。

    林沐瑶来到别墅后,病情就在慢慢的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她加大了药量,但药只能缓解症状或者延迟复发时间,达不到根治的效果。

    所以进入主宅后,她不敢浪费时间,也无心欣赏别墅装修。趁着药效还在,把包丢在沙发上,直接冲进厨房,找菜找米熬粥。

    熬粥并不难,但是耗时间。

    时间一到,心里的魔鬼又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告诉自己那都是假的假的假的……可是,心律失常,浑身冒汗,四肢哆嗦,还有各种尖锐的声音在她耳边不断的尖叫狂笑!!!

    “顾澜清不要你啦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澜清从来都没有爱过你,他一直都在利用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被利用是一种什么感觉?爽吗?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六年,给他做牛做马六年,哈哈哈哈哈……还给他生孩子……林沐瑶,你的孩子呢?你的孩子呢?哈哈哈哈哈……他不会让你生下他的孩子……他的孩子只有娃娃能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沐瑶,你算什么?一个床上的道具而已……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,还有什么意义啊?我要是你,我就去死,去死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林沐瑶失控了,胸脯剧烈起伏,她抓她赶她打“滚滚滚……全部都滚,滚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没有滚,反而在耳边升级,震耳欲聋,疯狂嘲笑“林沐瑶,你生气了啊……顾澜清利用了你六年,你现在才来生气,你是猪啊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他做饭,你照顾他的生活,你帮他解决生里须求,把你全部利用完,你就没了利用的价值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你知道娃娃是谁吗?你能和娃娃比吗?”

    “她是谷家的千金大小姐……谷家的地位比顾家还要高……顾家和谷家联姻,就等于人插上了翅膀……他们才是门当户对,你算什么啊穷丫头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嘲笑的声音又变成歌声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……”歌声循环不停,此起彼伏,眼前又冒出一个一个虚影,粉妆玉琢的小宝宝朝她扑来“妈咪……”又有一群恶狼扑来,扑向他们,一口一个全部叨走。

    “妈咪,救我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澜清不要你……不要你的孩子……你的孩子活该死,活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林沐瑶疯了,她乱扑乱打手能抓到的全是利器,一个个砸向那群凶狠的恶狼“放开……放开……放开……”火光在眼前闪烁,狼最怕什么?她抓起洗碗布点火“我烧死你,烧死你,烧死你……”一路烧,火势从洗碗布引到沙发,从沙发引到窗帘,从一楼引到二楼,从客房引到主卧,火光弥漫,浓烟滚滚。

    林沐瑶站在熊熊的烈火中,哈哈大笑,疯狂大笑“烧死你们……我烧死你们……”与此同时,手机在包中疯狂的响,直至砰的一声炸了。

    别墅有报警系统。

    发生警报声。

    巡逻的保安也发现了这边的火,吓得面无血色,一边报警一边叫其它的保安“快快快快,救火救火……六号楼,顾先生的家……妈啊,他家还有人,还有一个女人在里面……”远远的好像还看见女人的影子从楼上一闪而过,笑声疯狂。

    顾澜清赶到的时候,整个别墅区都沸腾了,全部涌到他家门口看热闹。这别墅区住的人非富即贵各行各业,其中就有媒体大佬。

    顾澜清管不了那么多,从车上跳下来,一路往里冲“滚开……全部给我滚开……”

    救火车还在喷水。

    保安们也在努力灭火。

    主宅的火还是很大,把整座主宅烧得通体血红,亮如白昼。宅前的植物也被烧着,温度极高,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呢?她在哪里?”顾澜清慌了,从未有过的慌,比三年前知道她失踪还要慌。他的眼睛红成一片,比熊熊的大火还要红。

    保安喘着粗气说,惶恐不安地说“发现的时候,一楼二楼都是火,看见她在楼里闪了一下,但是一直没有出来。火越烧越大,没法进……顾,顾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顾澜清不要听这些,他就要知道她在哪里。她在里面,他就进去找她。三年,找了她整整三年,他不会再把她弄丢,更不会把她丢在火堆里。

    瑶瑶,别怕,我来了!

    顶着高温,他往火里冲……后面又扑来巨大的力量,强行的拖着他往后退“你疯了,你现在进去除了送死还有什么用?顾澜清,越乱越要冷静,你冷静点,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,放开我……我要去找她……放开,放开我……”顾澜清使劲的挣扎,挣扎不脱,气急败坏,反身一拳狠狠地打在严璞旬的脸上。严璞旬防不胜防,松开他,抱着受伤的脸连连后退,痛得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顾澜清又往前冲,可是又哪里冲得动,一左一右被张医生和莫医生用尽全力地按着。

    张医生劝他冷静,莫医生沉重的凝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四层楼的别墅,火光从一楼到四楼,如一尾巨大的红蛇盘在其中顶天立地。

    莫医生是医生,很容易就能推断出林沐瑶凶多吉少!因为,烈火,温度,浓烟,氧气……无论哪一个被她遇上,都得要了她的命。顾澜清刚才说她脾气不好有仇必报,可是报成这样,她的脾气是不是有点太大啊!

    顾澜清还在挣扎反抗。

    严璞旬顾不得自己的疼,缓了缓又上前帮忙,三人一起拉着他往后退。越退越绝望,顾澜清哭了,仰天哀嚎“瑶瑶……瑶瑶……”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