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二十四章:如闪电般飞出去

第二十四章:如闪电般飞出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全场的脸一阵黑。

    再看顾澜清,脸色难看的想要拉黑张医生什么叫皮肉烧坏,剩个骨架子?他家老婆那么漂亮,怎么可能烧坏皮肉剩下骨架?不可能!一点可能性都没有!

    烦躁!

    找找找,接着找!

    莫医生又来脑洞“会不会有地下室?会不会改了监控程序?”

    地下室确实有,但贺承安已经带人找过。至于修改监控程序,她一个做销售的还没有这个技术。然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顾澜清把手下最厉害的黑客大师叫出来。

    查了一遍,最后两个字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没有会去哪里?凭空消失?莫医生又提醒顾澜清“你手机一直在响,先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顾澜清不想接电话,他最要好最重要联系最多的几个人都在这里。这会儿给他打电话的人,大概率都是想要八卦火灾的人,他现在有心思跟他们解释?

    莫医生又来脑洞“林沐瑶的手机烧炸了,会不会是她跑出去之后和你联系?”

    顾澜清嗡的一声,他怎么没有想到?速速掏出手机,看见“沈诗眉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沈诗眉是林沐瑶最要好的闺蜜,甚至可以说是发小,除了住的地方稍有距离,小学一直到大学她们一直念一个学校。俩人好得就像一个人,可以共穿一条裤子。有同学嫉妒她们的友情,故意挑拨离间,问林沐瑶“防火防盗防闺蜜,你和沈诗眉能好到什么程度?”林沐瑶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“我男人她随便睡。”

    为止顾澜清郁闷了很久,还和沈诗眉争风吃醋。但凡沈诗眉约她出去玩,他就从中作梗哼哼唧唧,最离谱的一次因为词穷他说“大姨夫,失血过多,头晕。”

    沈诗眉不止一次说过他幼稚,但是林沐瑶和他登记结婚,她也没有持反对意见,还给他们送了一对‘百年好和,早生贵子’的公仔。

    林沐瑶离婚失踪后,他找过沈诗眉。沈诗眉只接过他一个电话“不能给她幸福,你又何必招惹她?顾澜清,没有瑶瑶我们注定做不了朋友,以后你我不要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这三年顾澜清总想问为什么说他给不了她幸福?

    三年没有联系,这电话又是什么意思?林沐瑶在她那里?不敢掉以轻心,还谨小慎微地弱弱接听“喂!”

    “我,沈诗眉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瑶瑶呢?为什么她手机一直关机?你现在哪里?你有没有和她在一起?顾澜清,我告诉你,你要再敢欺负她,我就跟你拼了。”谈判会,应酬酒宴,一忙再忙,就忙到了晚。偷空给她打电话,不是没人接,就是关机。

    林沐瑶的病治了三年,她从杀人放火六亲不认到现在能工作能自理生活,这只是暂时的稳定,还受不了任何的考验。这病真要复发,注定又是一场人命大案。沈诗眉不放心,联系不到她就只能破例联系顾澜清,但是林沐瑶的交待她也不敢违背,没有说出林沐瑶的病。

    顾澜清的心比她还要凉,林沐瑶没有和她在一起,但是“我和她在一起,放心,我会照顾好她。”她活,他活。她死,他也不再独居苟活。世间女子无数,他独爱她。

    沈诗眉松了一口气“她现在怎样?”

    顾澜清点点头“很好!”

    沈诗眉彻底松了一口气“顾澜清,记住你说的话,好好照顾他。行了!早点休息吧!我明天再给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凝视夜空林沐瑶,你到底躲哪里去了?我现在比魏华禹优秀,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,他不能给你的我还是可以给。回来,好吗?

    凌晨两点,线路全部修好,灯光下昔日富丽堂皇的别墅此时一片狼藉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,天空慢慢放亮,灯光显得有点弱,四周的景物影影绰绰,依稀可辨。顾澜清站在其中,颓废急躁,左右环顾,如一只困兽般濒临绝望与爆发。

    凌晨五点,他们还在四周搜索,章医生也打来电话,问莫医生几点能到医院?前天连续做手术,昨天没怎么休息还熬了一夜,今天还要手术,莫医生怕熬不住,和张医生先行撤退回家补觉两小时。

    凌晨六点,日出不受任何人的影响如期而至,顾澜清拖着沉重的步伐再次进入主宅。

    一楼,没有。

    二楼,没有。

    三楼,健身房,把墙皮都抠了下来,还是没有。人呢?就在这里消失不见的,人呢?

    顾澜清闭上眼睛浑浑噩噩,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。贺承安拉住他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在天台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顾总,别灰心,人没在火里,迟早都能找到。顾太太很会躲,这一走虽说三年最后还不是找到了她?”天台,四层楼,离地面二十米的高度,万一跳下去怕是有性命危险,贺承安就怕他想不开,一直都在跟着他也及时拉住他。

    他回了回神,跳楼自杀?

    不!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什么都没有见到的时候他不会轻生。要死,他也要死在她的后面先把她安顿舒服。摇摇头,筋疲力尽“你想多了!我只是上来看看,站在高处环顾四周,不定能看到点什么,这会儿天也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陪你一起看,多双眼睛总能多看一点。就是,天台还没有改装好,你要小心踩到钉子和玻璃。”天台上有一个露天游泳池,但是每次游泳的时候顾澜清都发现有人拿望远镜偷看他。他感觉有点恶心,就决定改改设计,四周装上一层玻璃,前面种上花草盆景,上面不封顶,做个露天的花房伴着泳池,即美化天台,又能档住那些人的猥琐视线。

    顾澜清推开门,右脚跨进去。

    贺承安站在他后面,不由又想到工人怎么又忘记锁门?

    转念再一想不对啊!楼下的门工人也没锁?不然,顾澜清哪来的钥匙?

    再转念一想不对不对,工人每天收工都会给他打电话汇报“门都锁好了,钥匙全在我身上,顾总上不去。”顾澜清对玻璃胶有点轻微过敏,以防他误入工人临时安了两道门。顾澜清没有钥匙,自然是上不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会儿……顾澜清是怎么上来的?又是怎么一推门,门就开了?贺承安刚刚想到这,前面的人忽然如一道闪电般飞出去,紧接着一声爆喊传来“瑶瑶……”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