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二十八章:忽然就醒了

第二十八章:忽然就醒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。

    顾澜清这次没有骗她,果然帮她都安排好了,如此一来她还去医院做什么?她这会儿去医院,头昏昏沉沉的没法帮忙,没法解释贺苗给她找的理由,也没法对付周航。

    不如先回家养病。

    等养好了病,再过去陪爸爸,同周家周旋。

    “顾总?”

    “开车回她的公寓。”

    顾澜清等她说话,她倒好闭着眼睛越睡越沉。她头晕,没力气,想睡觉。反正也不用去医院,她不睡觉又要做什么?和他吵架吗?没力气!没心情!

    顾澜清感觉不对劲,她能吵架还会不吵?伸手摸摸她的额头,果然,烧高了!

    催促司机快点开,再让贺承安拿体温计三十八度。

    顾澜清有点不高兴,都说没事没事,为什么会烧这么高?帮她贴上退热贴,再让贺承安联系申医生“让他拿药过来,我怕她会越烧越高。”

    然而,贺承安的电话还没有打出去,新电话又忽的打进贺承安的手机。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,只见贺承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最后扭头请示顾澜清“顾总,顾太太的车一直停在别墅,有好事者已经查到顾太太的车辆信息。这份信息已经卖到了新业媒体。”

    新业媒体,是a市也是国内最流弊的媒体集团公司。

    它是一个代代相传的家族企业。

    要钱有钱,要权有权,要人有人……就算是顾老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。然而,他们的大佬就住在迩期溪谷别墅,昨晚的火灾他就在现场,把整个过程全部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手报道。

    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当晚就在网络上传开。

    但是昨晚顾澜清的心情很差,他没有关注这些。贺承安想把消息压下来,找对方谈判,结果对方完全不给他面子,还笑着说“我并没有点顾澜清的名字,只说是六号楼。知道六号楼的知道是顾澜清,不知道六号楼的又哪里会知道是顾澜清?”

    对方不给面子,无非就是想逼顾澜清去求他。

    顾老会给他们几分面子,但顾澜清从来没有给过他们面子。因为顾澜清一向很端正,一向没有绯闻让他们报道。也就是说,他们没有利益冲突,又要顾澜清卖他们什么面子?

    所以昨晚出事后他们都很高兴,可算是找到了顾澜清的把柄。他们没有把脸撕破,先报道一点点看看顾澜清的反应。结果顾澜清忙着和林沐瑶斗智斗勇,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他们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放出风声“有人给我们报料,说查到了纵火的女性是谁?”

    顾澜清没有怕他们,反而噗嗤一笑“什么有人报料,分明就是他们自己去查的。见我没有理他们,他们就故意这样说是别人报料。幼稚!简直幼稚!”

    “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邮箱里面有一份报表,你发给时鸿飞。他打电话过来,你就说我忙。至于我什么时候忙完,你就说不知道。如果他想谈,你就说两清。林沐瑶的信息,我不想在火灾的报道中见到一个字。”他想公开林沐瑶的身份,但不是以这种方法。

    纵火烧房,顾家人不会接受的!

    强行逼他们接受,林沐瑶也会被他们挤兑!

    所以火灾可以报,顾澜清私养了女人可以报,顾澜清很爱这个女人也可以报,但是不能报林沐瑶一个字!

    林沐瑶的体温持续升高,烧得她十分难受“闷哼”。顾澜清秒变脸,刚才还冷冽如厮的表情瞬间就温柔的能滴出水,一边拍着一边哄着,还小心翼翼的喂她喝水退烧“到家就好了,叫申医生给你输液,很快就能退烧……别怕,没事,我不会再让你受伤受累,你只需乖乖呆在我身边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林沐瑶没有听见,继续她难受的昏睡。睡梦中,又是恶梦缠身,难以安宁。

    贺承安进入他的邮箱,按照他的说法找到那份报表,然后发给时鸿飞。时鸿飞就是新业集团的大佬,也就是昨晚在现场进行拍摄,这会儿又来逼迫顾澜清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时鸿飞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声音极度生气“顾澜清,你不要太过份?”

    顾澜清笑了笑,朝贺承安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贺承安不好意思的打断“时董,不好意思,顾总现在有点忙,没法接听您的电话。您要有事找他可以先跟我说,等他忙完我再转告他,让他给您去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,他,他到底几个意思?他又是从哪里拿到的这个报表?”

    “顾总想要的,总有办法得到。顾总不想要的,您强塞给他,他也不会要。至于他的意思,我觉得应该是两清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用报表买断‘林沐瑶’您手中的所有信息。也就是说,这份报表会从顾总的手中永久消失只字不提,但火灾的报道新业该怎么就怎么报,不要提‘林沐瑶’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时鸿飞气得摔了电话,大好的机会都没有逼到顾澜清。不但没有逼到,还被顾澜清反将一军。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顾澜清又是怎么拿到他私藏的报表?

    气死!气得再摔电话“撤!把林沐瑶的消息全部撤下来,只说顾澜清养了女人,不要提林沐瑶的名字。再去查林沐瑶到底什么来路?能把顾澜清迷成这样,还真是活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顾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顾老也是铁青着脸“查到没有?到底是怎么起的火?把顾澜清叫回来,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管家说“老爷,已经联系了少爷,但是少爷的电话一直在贺承安那里。贺承安说少爷很忙,心情还不好,等他不忙了心情好了,就会回来给老爷做解释。”

    顾老气得摔了手中的茶杯“反了!反了!我还要等他心情好!他算个什么东西?凭什么让我等他?再打电话,再打,让他现在就回来,现在。”

    顾澜清的手机又一次响起,是顾家老宅的电话,自出事后已经不知道打了几百个。他一个没接,贺承安接了几次,又问“要不要接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车子停在车库,顾澜清把林沐瑶抱上楼。刚刚上楼,手机又响了,还是顾家老宅的电话。顾澜清还是没接,把林沐瑶抱进房间。林沐瑶好像知道回家,忽然就醒了……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0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