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完美隐婚,老公已过期 > 第三十一章:心里扎了刺

第三十一章:心里扎了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顾澜清的母亲是齐家小女儿,名叫齐苒。齐家不算什么大户人家,只是小有资产而已。

    当年齐家想要高攀顾家,齐父就让齐苒嫁给刚刚死了妻子的顾宾。

    齐家虽然是小户人家,但齐苒的心性很高,她性格强势,做什么都要争第一点,从来都不肯服输。让她嫁给二婚的顾宾,她打心底觉得顾宾配不上她。

    婚后,她给顾宾种种限制,几点上班,几点下班,几点回家,一周应酬几次,不许在外面惹事生非拈花惹草。顾宾一一做到,但顾老不开心,他觉得成功男人的身边一定要有莺莺燕燕。不同的莺莺燕燕,可以给顾宾不同的刺激、不同的帮助、不同智商的子嗣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死守一个齐苒?齐苒能为顾宾造福多少?

    齐苒无法接受顾老的观念,他们越闹越凶,顾宾也被顾老逼迫离婚。顾宾喜欢齐苒,但是他也认可顾父的观念。顾澜清五岁那年他们离婚,齐苒带着顾澜清搬出顾家。

    没多久,顾宾娶了第三任妻子。

    这任妻子很听话,让往东绝不往西,对顾宾也是不敢多说一声。但是,顾宾新鲜劲过后就越来越不喜欢她,觉得她没有灵魂,没有齐苒有味道。他想和齐苒复婚,齐苒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俩母子相依为命,顾澜清的优秀也让齐苒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因为顾宾的长子比顾宾还要混蛋,惹事生非风流成性一事无成。顾宾的三子同样不行,他的性格和他母亲一样,没有主见,弱弱无能,还总在外面被别人利用。如此一来,顾澜清的优秀就格外耀眼,顾老多次要求顾澜清回家继承顾氏集团,顾澜清都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顾老见他不答应,就缩水他本该继承的股份。股份越缩越小,齐苒就有意联姻谷家,想让谷家给顾澜清撑腰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。

    林沐瑶就在这时横空出现,把顾澜清迷得神魂颠倒,唯命是从。齐苒想把顾澜清逼到国外读博,让他们两地分居,感情自然淡化。可顾澜清不但不出国,还和她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齐苒因此气得心脏疼了好几天,最后,决定,温水煮青蛙!

    齐苒改变策略,不再反对他们,还对林沐瑶百般疼爱无微不至,甚至对顾澜清下警告“你不许欺负瑶瑶,你要敢欺负瑶瑶,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她做得很好,几年如一日!

    所以在顾澜清的心里,齐苒是喜欢林沐瑶的。

    所以莫医生问起婆媳问题的时候,顾澜清第一反应就是怔住她们会有婆媳问题?

    不可能!她们不可能有婆媳问题!

    还有这几年不能提林沐瑶,一提起林沐瑶齐苒就要偷偷抹眼泪“我不相信,我怎么也不相信她会因为魏华禹而背判你。我想见她,见到她我要好好问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顾澜清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林沐瑶还在睡觉,睡得安静又温柔,像一只无害的羊羔,再没有张牙舞爪的彪悍。他喜这样的她,她不在身边的时候,他无比想念的就是这样的她。

    深情的凝视!

    悄悄地靠近!

    身体靠着她的身体,感触她柔软的温度,修长的手指爬在她脸上,抚过眉抚过眼抚过她迷人的唇齿“妈,我找到了瑶瑶,我终于找到了瑶瑶,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齐苒心底一沉,语气却惊讶又惊喜“瑶瑶,你说瑶瑶找到了?”听完顾宾的解释后,她第一反应就是林沐瑶回来了?果然,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!

    顾澜清嗯的一声“嗯!找到了!她这会儿正在我身边睡觉,妈,我很开心,我终于把她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放火烧你别墅的人,就是她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逼她回来的。妈,你知道吗?她已经回国半年,一直都在躲着我。她和魏华禹已经分手,和另一个男人正在谈婚论嫁。妈,我不能让她嫁给别人,我出手阻挠把她逼了回来。她心里有气,就放火烧了别墅。”

    这信息量有点太大,齐苒有点消化不了,什么叫回国半年?什么叫和魏华禹已经分手?他到底知道多少?她又到底不知道多少?

    齐苒不允许自己不知道,追问他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他一点点解释,把这三年没有透露的心事全部说给齐苒听“这三年,我一直在找她,从未放弃。一年半前,我终于找到了一点点她的线索,然后用手段把魏华禹逼回国。我以为她会跟着回国,却不想没有,但是她具体的下落在哪里只有魏华禹知道。魏华禹嘴硬的很,掉了一层皮九死一生都不肯说。我找不到她,只能想别的办法,五个月前侦探又送来她的消息,说她半年前就已经回国,还谈了一个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别生气,也有意制造各种偶遇的机会。可她像有感应似的,总能避开。”

    “上周我收到消息,就她准备年底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让她结婚?我不再制造偶遇,直接去她住的地方找她。然后用一系列的手段把她逼到无路可退,最后她同意回家。昨晚是她回家的日子,我本想和同学庆祝一下再回去,谁知她会放火烧房子。当时她在房子里,我以为她烧死在里面。我心里特别难过,没有理会时鸿飞,以至于消息就这样传开,传到了顾家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打电话叫我回去,我没有空理他。瑶瑶受到惊吓还有烫伤,引起发烧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开心吗?瑶瑶回来了,她又是我的。这一次我不会让她再离开,不会。”

    齐苒气得眉梢直跳。

    林沐瑶为什么要回来?魏华禹为什么会这么没用?人都已经跟他出国,他居然还能让顾澜清找人回来……这,这简直就是饭桶,活着还有什么用?垃圾!

    可是生气归生气,嘴上还是要笑着说“开心!开心!妈也是很想念她的!甚至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她!刚才我就在想,如果三年前她不背判你,如果这三年她没有跟魏华禹睡,她心里应该还会有你,应该不会放火烧你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重点不是背判!

    而是,睡!和魏华禹睡了三年,一千多个日夜,足够顾澜清心里长刺!

    果然顾澜清吃醋了,脑海全是魏华禹和她在一起的画面……每次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她总是很软,软得像水一样,与他融在一起。所以和魏华禹在一起的时候,她也是那种软?也是那样和魏华禹融在一起?

    生气!

    吃醋!

    心尖疼得抽搐!

    又听齐苒说“儿子,你别怪她,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,男人可以同时拥有几个女人,女人也可以同时拥有几个男人。她除了有你,还有魏华禹,还有新男友。你呢?不也一样?你爱她就要爱她的全部,不能只许周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。你没有为她守身如玉,她又为什么要为你守身如玉,你说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waniyhunogongyiguoqi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