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影视世界大闲人 > 第二十四章 画皮

第二十四章 画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收到银子之后,一言九鼎的青天大老爷即刻履行约定,将李修缘他们从大牢中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次,也让杭州府的一众乡绅看清了陈莽说话算话的优点,还亲切的给他取了个绰号,叫做扒皮知府。

    加上那个在江浙改课税,出门必带一把杀猪刀的杀猪侍郎宁采臣,二人刚入官场,便收获了荣誉称号,堪称出道即巅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丢进大牢关了一夜的李修缘偶得奇遇,梦到了阳神出游的国师游讷真君,得其指点,幡然醒悟,回到家后便闭门不出,从此一心修道,道号核爆真人。

    另一边,将整个杭州府的富豪扒了一层皮后,陈莽把公务一股脑丢给了诸葛卧龙,然后便宅在家中,专心教导起了许仙和辛十四娘。

    他对此方世界的许仙抱有浓厚的兴趣,尤其是用镜子一照,得知许仙是十世善人之后。

    连续十世的福报,这得多少年九九六的辛劳修行才能积攒下来!这种根脚,谁要说他不是神仙转世,陈莽能直接把他脑袋拧下来!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无论陈莽用何种方法窥探,都无法感知到他的元神,这种情况,就连降龙罗汉转世的李修缘身上都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降龙罗汉此次下凡,可是要直接跳级,成佛作祖的人物,陈莽尚且都能发现并压制住他的元神。然而,一个小小的许仙却将他给难住了,瞬间就让陈莽的好奇心爆棚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试验后,陈莽最终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。

    在无数次的转世之中,许仙修炼出的元神已经磨灭,只保留下了一丝真灵,现在哪方势力抢到他,他便归属哪方!

    有了这个推测,陈莽直呼捡到宝了,于是专心的教导起了许仙修行之法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意外的是,许仙的修行进度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快,无论是佛门功法还是道家功法,许仙的进度都十分缓慢,就连读书识字,他都能和辛十四娘在蠢字上一较长短……

    院子中,许仙摇头晃脑的背诵着陈莽发给他们的诗集“君王城上竖降旗,妾在深宫那得知。十四万人齐解甲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辛十四娘微微摇头,指出了他的错误“师弟,你背错了,应该是十四万人齐解甲,芙蓉帐暖度。”

    许仙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,作揖道“多谢师姐指正。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一脸得意的扬起下巴“不客气,师姐教师弟,应该的嘛!”

    看着门下两个弟子相处融洽的画面,躺椅上的陈莽直感觉胸口一阵的发堵,长吸了一口气后,用绝望的眼神看向了这俩坑货“从今日起,你们俩不用再背诗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如释重负,紧接着,辛十四娘面带欣喜的朝陈莽问道“师父,我们俩是可以出师了吗?”

    “出师个屁!”

    陈莽气得一蹦三尺高,大声吼道“都十年了,你们俩竟然连一本诗集都背不会,这是在逼我清理门户啊!”说着右手一招,戒尺飞来,朝着二人便打了过去!

    “看戒尺!”

    看着迎面打来的戒尺,二人像是有条件反射一样,不约而同的瞳孔一缩,捏起法诀,飞身就往外逃去。

    陈莽冷笑一声,右手一划拉,戒尺立刻分出了数百分身,密密麻麻的拦截在他们身前,劈头盖脸落下。

    二人见势不妙,立刻倒飞回来,用出各种法术抵挡,霎时间法术乱飞,将整个后院照耀的色彩斑斓。

    片刻后,辛十四娘被一戒尺打回了白狐形态,吐着舌头趴在了地上,完全放弃了抵抗。

    许仙更是眼睛一闭,直接在地上装起了死。

    陈莽看着他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叹气一声将戒尺摔在地上,满心郁闷往门外走去“罚你们一月不能吃肉!正好快到清明了,我去弄点艾草,给你们做青团吃。”

    许仙翻了个身,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,两眼无神的念叨了起来“死了死了,一个月不能吃肉,这次真的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的狐狸眼珠骨碌碌一转,神态狡猾的道“师弟你弄错了,师父说的是一月不能吃肉,可现在是三月份啊!”

    许仙瞬间满血复活,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,目光炯炯有神道“还是师姐学问好!刚才师父大发神威,把农庄里的几只鸡震成了内伤,反正已经救不活了,不如拿去河边烤了?”

    辛十四娘吸溜了一下舌头,一人一狐对视一眼,当即施展法术,朝着陈莽在城外经营的那座农庄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陈莽早已走出了府衙,发现城里的鲜嫩艾草已经被人割光了,逛游着来到了城外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儿,陈莽路过一片榆树林,发现林边长有艾草,于是便蹲在地上采摘了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忽然从林子里钻了出来,怀中抱着个包袱,像是在仓皇的奔逃,女子跑得热汗淋漓,一缕头发被汗水打湿粘在脸上,还热的扯开了领口,弯腰喘息间,一抹白皙的肌肤从胸口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陈莽打量了一眼这女子,直起身来问道“小娘子,你这是遇上土匪了?”

    女子喘了几口气,楚楚动人的眼眸看向陈莽,悲伤地说道“未曾遇上土匪,是我父母贪财,把我卖给一户有钱人家做小老婆。那家的大老婆非常妒恨我,每天早上骂,晚上打,折磨得我实在受不了,我就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莽一脸同情的道“那你这是要逃到哪里去呀?”

    女子落泪道“我也不知道,我孤身一人,没有地方可去,兴许待会儿就要像你说的那样遇上土匪,也可能今晚就会葬身狼腹……”

    陈莽叹气道“唉,你的身世真是太惨了,这要是死了,来年恐怕连个给你上坟的人都没有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眼睛一亮,露出个期待的笑脸“公子愿意收留我?”

    陈莽微微一愕“不是啊,我是说不如你提前烧点纸钱,省的到了下面没钱花。”

    女子顿时瞪大了眼珠,看着陈莽那一脸认真的表情,嘴角一阵的狂抽,接着怒哼一声,忿忿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陈莽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笑道“小娘子,前方十里处有个农庄,庄主乐善好施,是杭州府有名的大善人,你可到那里问问,看他们能不能收留你!”

    女子头也不回的咬牙道“多谢!”

    目送女子走远后,陈莽收起笑容,神在在朝着农庄的方向看去“天底下没有白吃的烤鸡,这画皮女鬼,就当你们今日的功课了。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