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步步欢 > 第二十九章

第二十九章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应该和温顾两家的家教有着一定的关系,大院里的人都知道,顾家长子出了意外,过世得早,长媳又因为工作原因,常年在各地跑,聚少离多,只留下顾少卿一个独苗,顾老爷子自然相当怜惜,将希望都压在了顾少卿一人的身上,都说无父无母的孩子早成人,

    更何况是顾家这样家大业大的。而温家就不一样了,温爸爸身体康健,温妈妈贤惠持家,儿女自然无忧无语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个性格千差万别的人,却莫名其妙的是从小形影不离的好兄弟,就差穿着同一个花裤衩了,当然,要是条件允许的话,他们也是可以这么做的,这或许就是雄性之间独有的荷尔蒙吧。

    温阳和顾少卿听到消息赶到的时候,“战争”已经结束了,胜利的自然是我们的小温意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温意是温家的小公主,是很多人眼中的小公主,谁也没有想到,她的战斗力,如此顽强。

    温阳和顾少卿本来是赶着来劝架或一起参与斗争的,没想到赶上了“收尸”,收的还是对方的人头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私生子,我不准你们欺负他,以后谁也不准欺负他。”只听到穿着一身公主裙白袜子的温意,插着腰,很是威风的对着那一群和她一样大的小毛孩,说了这样一番带着警告意味的言语,直听着温阳和顾少卿两两汗颜。

    而她的身后不远处,站着顾程南。

    顾程南走上了前,打算拉过温意的手离开往回走,还没碰触到,就听到身后的声音,喊着,“意意,过来,”是顾少卿。

    顾少卿就站在那里,站在温阳的身边,对着温意招了招手,带着同样充满自信和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少卿哥哥,”温意没有注意到身侧的人伸出的手,向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意意长大了,都学会打架了,真是了不得,不是那个总躲在身后撒娇的小女孩了,”虽然顾少卿永远都是一副温和待人的模样,但不难看出,顾少卿对着温意总是笑脸盈盈,十分特别,就连温阳也深有感触,并且默认了这一行为。

    顾爷爷很喜欢温意,温爸爸也同样看好了顾少卿,两家又是故交,早有互结姻亲的打算。

    大院的所有孩子里,顾少卿最年长,虽然温阳是温意的亲哥哥,但是在顾程南到来之前,温意最爱黏着的人是顾少卿,最听的也是顾少卿的话。

    在温意看来,顾少卿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哥哥。

    顾程南就这样站在原地,看着顾少卿整理着温意有些凌乱的碎发,将她头上的发夹,重新别在一侧,像是极其自然的举动,而温意也并没有拒绝,嘴里不停的跟着一旁的温阳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,似乎是在讲述她方才的“丰功伟绩”。

    温意的话很管用,也很受用。大家都知道温意有个哥哥,保护着温意,大家也都知道,顾家有个顾少卿,也保护着温意,大家同样知道,老一辈的大人们都很喜欢这个软软糯糯,笑容甜甜的温意,对温意很好很好,所以他们都不敢招惹温意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“私生子”这三个字再也没有出现在温意的耳朵里,也不再出现在顾程南的身上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的打架的事情被广为流传之后,温爸爸和温妈妈对温意格外的重视了起来。大院里本来男孩子就居多,更是弄得温妈妈越发的担忧,怕自己的小公主变得男孩子气,变得不乖了,再也不是自己贴心的小棉袄了,这一点,温爸爸和温妈妈必须承认,都说重男轻女,他们家正好是反着来的,主要的原因是温妈妈怀着温意的时候受了很多的苦,都说第二胎比头胎轻松多了,可谁曾想温意是个不省心的,打娘胎里起是相当的闹腾,让温妈妈受了好些苦,大家都以为这一胎依然会是个男孩子,最后竟然是个娇滴滴的小女孩,可把温爸爸给乐坏了,抱在怀里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2004年的夏天,温意八岁,顾程南和赵曼来到温家已经快一年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今天考试考了全百分,”说话的是赵曼,赵曼比温意大了一岁,但因为中间转学的缘故,所以重读了一年,和温意上的同一个学校,同一个年纪,分在不同的班里。

    说起赵曼,她来到温家之后,一直很乖,和顾程南不一样的是,大家都很喜欢她,也时常拿温意和她作比较,比如,学习成绩。可能是因为顾程南不爱说话,也不爱理人,常常拒人千里之外,当然除了温意,而赵曼是个很机灵的小姑娘,很会看人眼色,很会讨好人。

    “真厉害,阿姨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奖励你,”温妈妈看着赵曼的成绩单,笑了的开心,她是真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恩,谢谢阿姨,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温意和温阳刚刚一起放学回来,当然一起陪着回来的还有顾少卿。这几天,顾爷爷去外地参加一个会议,家里的阿姨也趁着这段时间回老家了,所以顾少卿就一直寄居在温家,由温爸爸和温妈妈暂时照顾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意意回来了啊,怎么样,今天上学高不高兴啊,”温妈妈看到了温意,随意的放下了手中的成绩单,迎了上去,见温意的小脸红彤彤的,胖乎乎的,鼓着腮帮子也不说话,看了眼站在客厅里的一脸得意的赵曼,赵曼冲着温意挑衅的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于是,小温意“哼”了一声就背着小书包上楼,不理人了。

    “看这个样子,是又没考好,”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温爸爸瞧着情形,脱口而出,看着温意瞪着小腿上楼的背影,无奈的叹气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小女儿什么都好,就是这个学习成绩,怎么就总是不见好呢,也是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温妈妈怼了一眼温爸爸,温爸爸不敢说话,将头钻进了报纸里。

    “阿姨,意意她就是自己跟自己生气,您别忘心里去,”顾少卿适时的插了话,看了眼客厅里站着的赵曼和茶几上放着的成绩单,应该是赵曼的,看着这自信的小模样,不用猜,肯定考得很好。

    善于观察的顾少卿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,刚才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温意,怎么一回家就马上变了个脸色,也算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“就是,妈,我都饿了,什么时候吃饭啊,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吃,”温妈妈对着温阳埋怨了一通,转头就冲着楼上喊着,“意意啊,考得差没关系的哈,妈妈晚上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鱼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态度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温阳直对着顾少卿翻白眼,其实也没有任何的用,因为顾少卿是整个大院里最向着温意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!”楼上传来温意气鼓鼓的声音,依旧软软糯糯的。

    温意躺在床上,无聊的晃着小腿,掰着手指,玩着玩偶,高高兴兴的样子,但是在赵曼进来的那一刻,马上就变了一个脸色,变得很警惕。

    “温意,你数学又没及格,小学的数学都能做这么差,真是厉害,”赵曼翻着温意放在书桌上的卷子和成绩单,小小的年纪,说的话很刻薄,和平日里那个温柔瘦弱的样子,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温意一把抓过赵曼手上的成绩单,“关你屁事,”很凶狠。

    温意不喜欢赵曼,从见到她的第一眼,就不喜欢她,很不喜欢,甚至可以说是讨厌,可是很多人喜欢赵曼,爸爸妈妈喜欢她,就连顾程南也很偏向她,总觉得是温意不懂事,而赵曼才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。

    自从赵曼来了之后,温意越发觉得,她再也不是大家眼里的最受欢迎的小公主了。

    “温意,你真的很没用,一点也不讨人喜欢,”赵曼继续说着这样的话,说着与她的年龄格格不入的挖苦人的言语。

    温意推了一把赵曼,“你走开,别进我的房间。”硬是生生的把赵曼往外推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温妈妈的脚步声响起在楼梯口,温妈妈是特意来叫温意下来吃饭的,一上了楼,就看到温意不友好的将赵曼从她的房间里给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见到温妈妈,赵曼立刻变了一副模样,带着笑容,很懂事的说道,“阿姨,我来叫温意吃饭,”

    “真乖,下去吃饭吧,”温妈妈摸了摸赵曼的头,示意她可以下楼去吃饭了,然后对着温意站在屋内的温意,用眼神警告了一下,“意意,别闹了,赶紧来吃饭,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!”温意觉得很委屈,她没有闹。

    “不吃晚上就别吃了,也不准吃别的东西,”这脾气,也不能总惯着她。

    说着温妈妈就带着赵曼下楼了,不再去搭理温意。

    温意清楚地看见,赵曼转过头冲着她得意的那个笑容,这个笑容,温意一直没有忘记。那个笑容,并不友好,也不善良,带着侵略性,带着挑衅与得意,而且她也成功了,因为爸爸妈妈都觉得是温意的不好,开始责怪温意,而赵曼在一点一点的深入浸透原本属于温意的生活与温暖,用不正当的手段,而小小的温意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意意呢?”温爸爸看着只有温妈妈和赵曼下了楼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楼上,不知道闹得什么脾气,”温妈妈也生气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,这小温意现在是越来越不乖了,和小时候那个甜甜的小可爱一点都不像了,又看了看身旁一脸乖巧的赵曼,要是现在再去哄她,那也太委屈赵曼了,怕是这孩子心底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她,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她,”

    温妈妈还没在位子上坐稳,就来了这一出。说话的一个是顾少卿,还有一个自然是顾程南,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,也几乎是同时从位子上打算起身的。

    至于,为什么里面没有温阳,是因为温阳也是个顶傲娇的主。在温意没出生之前,温阳过得是相当潇洒,在温意出生后,身边多了个要时时刻刻照顾着的小跟班,自然是会有一点点不高兴的,但他的内心,无疑还是很宠爱这个小妹妹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坐下,好好吃饭,随她去闹,”温爸爸尴尬的咳了咳声。

    温妈妈也及时的打了圆场,“女孩子太娇滴滴也不好,随她去吧,一会饿了自然会下来找东西吃的,”然后吩咐了在厨房的李嫂,“李嫂,你一会挑些意意爱吃的,放着热热,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太太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哪有不心疼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的温意,摸了摸咕噜咕噜叫的肚子,她饿了,很饿很饿,真的很饿,但是从刚才到现在,没有一个人来理睬她。

    温意在纠结,到底要不要出了这个房间门,去楼下拿点吃的,还是继续抗争到底,等着有人来喊她,只要喊一喊她的名字,就好了。

    温意坐在床上,两个脚尖来来回回的碰撞。

    纠结了好久,温意妥协了。

    她攧手攧脚,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间门,又来到楼梯口,冲着底下好好的观望了一会,确保楼下没人,才轻手轻脚的走下了楼上,来到了厨房,打算找点吃的。

    明明是在自己家,却弄得这么辛酸。

    温意才刚刚拿了点吃的,正打算吃的时候,背后有人在冲着她,大声说话,“你偷吃东西,”这声音,很显然又是赵曼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”温意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也下意识的转头。

    除了赵曼,还有顾程南,他们站在一起,顾程南站在赵曼的身边,同样看着温意,看不出他脸上的是个什么表情,反正赵曼的表情就是很讽刺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偷吃!还不承认!”赵曼的声音,很尖很细,让温意听了很刺耳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我没有!”温意被惹恼了,她很烦,而且她很饿,而且也莫名的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还说不是偷吃那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?”赵曼很显然还是不肯罢休,走过去抓过了温意的小手,举在半空中,就像抓小偷一般,将温意曝光在视线下,让温意很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就在温意打算挣开的时候,并且说些什么的时候,顾少卿听到声响同样也来到了厨房,“她没有偷,”顾少卿站在那里,对着赵曼,对着顾程南,“这是她家,”

    淡淡的,只是几个字,便瞬间击溃了赵曼的所有防线,同时也起到了对顾程南的警醒作用,让他不要动歪心思。

    顾少卿想起了刚才在饭桌上,和他一起起身的顾程南,又想起了平日里温意和顾程南的来往,嫉妒的种子,第一次种在了十二岁的顾少卿的心里,慢慢的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赵曼的脸色在顾少卿出现后就变得不太好,在他说完这些话后,更是尴尬,再没有了先前的嚣张,无力的放开了温意的手。

    “对,这是我的家,”这一次轮到温意满目骄傲了。

    是啊,这是温家,是温意的家,不管怎么样,这都是温意的家,只是温意的家,这一点,谁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“意意,过来。”

    温意看到顾少卿,就像看到了救星,只想赶紧往顾少卿那里过去,没有想太多,就跑了过去,路过赵曼的身边的时候,还不忘“哼哼”几声。

    意意,过来。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是顾少卿对温意最大的承诺,只要有他在的地方,温意一定是好好的被他保护在身后,做着无忧无虑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而这四个字,却深深的印在顾程南的脑海里,成为禁忌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即便是顾程南出现后的很多年里,顾少卿一直都是温意最大的依靠,也是最大的保护。

    他宠着温意,保护着温意,超过自己。

    很多东西,很多事情,很多情感,随着时光,在慢慢的发生改变,不断地发生改变,或变好,或变得不好,当它往不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,我们便希望时光能够慢些,再慢些。

    “意意,你是不是又打架了,”

    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    温意这个小家伙又闯祸了,老师第一时间通知了温妈妈,所以此刻温妈妈正在好好的教育温意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“温意!”都说最怕爸妈喊你全名,那样就意味着你快要挨打受惩罚了。

    温意是个鬼精灵,十分懂得知错就改,马上认怂,乖乖的道歉,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温妈妈也是无奈,看着她低着头委屈的快要哭了的样子,也只好作罢,“走到边上去,贴着墙,罚站,罚完写检讨,”但是规矩还是要立的,不然真的要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温意还没站多久,顾少卿就像是踩着点到的一样来到了温家,“阿姨好,”

    一听到顾少卿的声音,还没见到人,温意就开心的不得了,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卿来了啊,”温妈妈远远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年。

    顾少卿长大了也长高了不少,越发的俊俏,也很懂事,还很有礼貌,温妈妈是越看越喜欢。一想到自己家里的一儿一女,儿子不省事,女儿也不省心,就一个头两个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