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步步欢 > 第三十章

第三十章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温妈妈是典型的江南美人,实在是想不通怎么就生了这两个爱折腾的一双儿女,想来想去,只能怪在温爸爸的头上。

    顾少卿是这么说的,“家里的阿姨新作了苏州的小点心,爷爷记得温意爱吃,特地让我来叫她过去吃点心,”

    温意是个小馋猫,最近越来越贪吃,口水都要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奥,好,那过去吧,”温妈妈松了口,放了温意和顾少卿一起。

    还不忘叮嘱道,“记住,别贪吃,都胖成什么样了,舞蹈老师打电话都告状到家里来了,”温妈妈为了留住温意淑女可爱,温和安静的一面,给温意报了个舞蹈班,但是温意却在学了舞蹈没多久后,越吃越多,越来越胖。

    按照温意的话来说,是因为跳舞太耗体力了,所以她才吃得多,吃得多才能跳的好,吃得多,体重自然是长了。

    虽然一听就是歪理,但好像也没什么大的毛病。

    但是弄得温妈妈是相当担心,可不能长成个小胖子了,这样温意长大后,应该会恨死她的吧。

    想来叮嘱温意也是白搭,只好寄希望给顾少卿了,“少卿,你看着点她,”但愿他能管住温意的嘴,别再贪吃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顾少卿答应的很爽快。

    但谁都知道,只要温意想吃,顾少卿决断不会阻止。这仿佛已经成了一个习惯,只要温意想要的,顾少卿一定会给。

    走去顾家的路上,温意抓着顾少卿的手,“少卿哥哥,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顾程南,”突发奇想的问了这样一个深奥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顾少卿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可是明明他很好啊,”

    这下子,顾少卿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顾少卿微微的侧了侧头,对着温意仰着头一脸天真的看像她的眼神,“也许是因为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就算再好再努力,也会显得格格不入,需要时间去适应。”

    顾程南确实很好,也很优秀,可他对于很多人而言,是个外来者,自然会受到许多的排斥,如果他不够优秀,说明他不适合生活在这里,会受到排斥,如果他太过优秀,说明他威胁到了旁人,也会受到排斥。

    说到底,其实是我们太吝啬太骄傲,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“哦,”很显然,温意并没有完全的理解通透。

    温意的眼睛很漂亮,充满着温暖和活力,在她的眼睛里总能看到亮闪闪的,就像漫天的繁星,顾少卿格外的珍惜这双漂亮的眼睛,也格外的珍惜温意,希望她能一直美好下去,在他的守护下。

    来到了顾家,温阳一早就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吃着点心等着温意和顾少卿了。自然也是温阳告诉了顾少卿温意在家里被挨骂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点心吃到一半的时候,温意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,“少卿哥哥,我变很胖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,”顾少卿瞧着温意,点了点头,低头浅笑。

    其实温意并不胖,只是有些婴儿肥还没有完全褪去,再加上本身肤色就白,所以显得白白胖胖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可爱了吗?”温意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没有,肉嘟嘟的更可爱,”对着温意,顾少卿总是很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要可爱,我要做小仙女,漂漂亮亮的,”温意说是这么说着,但小手还是一直握着手中的糕点,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“恩,小仙女,温意是最漂亮的小仙女,”顾少卿很宠的接着话。

    得到了顾少卿的肯定,温意才放心大胆的又开始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温意,你还要不要脸,作为你亲哥哥的我,都看不下去了,”一旁的温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自己的好兄弟喜欢自己的亲妹妹,这是什么神仙狗粮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温意恶狠狠的宠着温阳。

    温阳撇撇嘴,“成,我才懒得管你,要不是我让顾少卿找了借口把你带出来,说不定你现在还在被挨骂呢,哪有这么美味的点心吃,你个没良心的,”

    温阳其实很疼爱他的这个妹妹,但就是嘴欠,而且很欠很欠。而且如果不这样,怎么更加突出顾少卿的好呢?虽然顾少卿一直都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才没良心呢!走开!”温意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顾少卿轻轻的踢了温阳一脚,温阳翻了个白眼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转身跑到外面去玩了。

    温阳走后,客厅里只剩下了温意和顾少卿。

    “那意意现在可以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和同学打架吗?”见温意吃的开心,顾少卿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笑话我,”软软糯糯的声音,就像苏州的糕点,软软糯糯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笑话你?”顾少卿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“我数学考试的时候作弊了,被老师给抓了,”说的一点也不害臊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作弊,”温意的成绩虽然说不算特别优异,但也还算可以,不至于到了要去作弊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因为赵曼,她的分总是比我高,我不高兴,而且我没有作弊,我都没有看那个小纸条我就都会,”还有点小骄傲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大家说你作弊?”顾少卿很奇怪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那个纸条它掉出来了,被赵曼发现了,她告诉了老师,”事情是这样的,这次的数学测验,温意怕自己又考不好,所以提前准备了小抄,可是温意并没有偷看,她有点紧张,根本就没来得及拿出纸条,可是考到一半的时候,藏在兜里的纸条突然掉了出来,掉在了地上,温意专注着坐着数学题,根本就没有发现,但是被坐在另一排的赵曼也发现了,于是举手报告了老师,说温意作弊,还捡起了掉在她脚边的小纸条,温意很尴尬,但也解释不清楚,因为纸条就是她的没错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温意又讨厌了赵曼几分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啊,”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顾少卿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真是忍不住想笑,但看着温意气鼓鼓的样子,还是忍住了不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意意,你记着,你是温家的小公主,是很多人的小公主,你无须和他人去比较,这样的你,就算是不完美,就已经很好了,”

    是啊,这样的你,就算是不完美,就已经很好了,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温意。

    “在少卿哥哥的眼中,我也是小公主吗?”

    从温意出生,大家都说温家生了个小公主,长得可爱,十分甜美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会是我永远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温顾之交,从一而终。

    顾少卿从很小就知道,温家的小女儿长大后会是自己的妻子,而顾少卿也很喜欢温意,他会一直陪着温意长大,等待她终有一日,嫁给自己,用尽一生去守候她。

    “少卿哥哥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顾少卿更像是个大哥哥,给温意安全感,无穷无尽的安全感,让温意可以肆无忌惮的任性而不知害怕。

    温意从顾家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时分了,转头又是要吃晚饭的时间的。

    一回到家,温意满屋子的找顾程南,“顾程南,”

    楼下没人,那就上楼。

    温意敲了敲房间的门,“顾程南,你在房间里吗?”探出个小脑袋,看了看里面,黑漆漆的,应该是不在。

    有些懊恼,转头的时候刚好撞上了莫名站在身后的顾程南,温意被撞的生疼,连连的摸着额头,“你在啊,为什么不出声,害得我找不到你,”

    “喏,给你,”眼睛里带着笑,显然并没有撞到疼。

    温意见顾程南不说话,继续说着,“新做的小点心,顾爷爷家的阿姨做的苏州点心最好吃了,给你留了两个,”

    “你又去顾家了?和顾少卿?”顾程南的脸色一瞬间拉了下来,有些质问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恩,”温意点点头,并没有察觉,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一起长大,大家都是好朋友啊,关系自然是亲厚的。

    顾程南瞧着温意,莫名的生起了气,虽然他心里清楚地知道,他确实有些神经质,太敏感了,但依然克制不住自己对着温意的冷漠。

    顾程南绕过温意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,一言不发,温意一起跟了进来,追问道,“你不吃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爱吃,”顾程南没有说话,打开了灯,坐在了书桌前,开始做作业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的,你尝一下吧,真的很好吃的,”温意靠在桌子上,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不爱吃。”顾程南对着温意发了脾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先不吃了吧。”温意有些尴尬的撇撇嘴,但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找着话题,给自己一个台阶下,“你在做作业吗?是我太吵了打扰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你打扰到我了,你很吵,”顾程南很显然真的并不想在搭理温意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走了。”温意觉得没趣,也就不打扰了,将点心放在桌上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只留下顾程南一个人盯着书桌上的点心,愣愣的发神。直到吃饭前,直到入睡前,顾程南都没有写对一道题。

    他莫名的觉得心里很烦躁。

    印象中,这是顾程南第一次对温意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因为什么原因,温意本人并不清楚,就连那个时候的顾程南也不是特别的明白,后来很多年后,顾程南才真正明白,原来他早已爱上了温意,爱得小气,爱得阴暗。

    这几天,顾程南都没有搭理温意,而温意也没有主动找顾程南说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气氛,降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这一年,顾少卿、温阳、顾程南分别都上初中了,温阳和顾程南同龄,顾少卿比他们略微大一些,依然还是温阳和顾少卿一起行动,顾程南自己管自己的。往年都是温阳和温意一起上学,顾程南和赵曼一起,今年却只剩下了温意和赵曼,两两尴尬,谁也不想和对方一起上下学,令人很无奈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最近温妈妈一直在担心温意的体重,不断上涨的数字,让温妈妈很是愁苦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,白白胖胖的是可爱的婴儿肥,长大后要是在白白胖胖的,那不是成猪了,这可怎么是好?

    “今天不准吃巧克力了,”温妈妈夺过温意正要打开包装的巧克力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可以从明天开始吗?”温意眨着眼睛,睫毛扑闪扑闪的,像极了一个小精灵,又精致的像个芭比娃娃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”温妈妈很凶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再吃一颗吗,就一颗,”温意伸出一颗小手指,放在胸前,委屈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”这一套很显然对温妈妈已经没有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想最后再吃一颗,明天就没有了,好不好,”

    温意拉着温妈妈的衣袖,可怜极了,“妈妈,我求求你了,”

    温妈妈于心不惹,犹豫再三还是把巧克力还给了她,“给你,说好了最后一颗,拉钩。”与此同时还伸出手,打算拉钩,说话算话。

    “拉钩。”

    于是,第二天,依然如此重复,每一天都是明天,依靠戒零食而达到减肥目的之路,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“我跑不动了,”再戒零食无果后,温妈妈想到了通过运动而达到减肥的目的,可把温意折磨的够惨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都准时早起跑步,晚上按时散步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走不动了么,”温意很累,真的很累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,我饿了,”她只想吃饭,只是想吃东西而已,做错了什么啊,长得胖是她的错吗?!

    只是,温妈妈发现,运动的越多,消耗的越大,吃的也越多,所以也失败了,况且每次出去跑步,都能听到温意杀猪一般的叫声,温妈妈也是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坚持了一个月,也就放任温意自由了,不是都说,童真最重要吗?快快乐乐的才是最好的。体重什么的都不算什么,胖点就胖点,还能怎么着了。

    温妈妈在温意身上,从来都是没有任何办法的,谁叫这个小可怜这么可爱,又谁叫这个小可爱这么可怜。

    于是,减肥就从此告了一段落,温妈妈再也没有提起过,反而变着法的给温意做好多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,小孩子正在长身体,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妈,”

    画风转的是相当快,令众人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早上,温意早上起床去上学的时候,在院子外遇到了正要去上学的顾程南。

    温意依然没有搭理他,顾程南却喊住了她,“温意,”

    “恩?”温意心里有些小确幸。想着,终于忍不住了吧,让你傲娇,还不是乖乖的先和我说话了,小样。

    正打算好好威风一把,结果下一秒就听到顾程南对她说,“你该减肥了,你太胖了,”还带着那种偷偷笑的贱贱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哦!”温意一点也不想再搭理她了。

    她明明没有很胖,就算是胖胖的也依然是美美的,顾程南真是过分!

    从那一天起,温意像是受到了什么剧烈的打击,一直郁郁不振的,还特别爱照镜子,也常常问旁人,我胖吗?我还漂亮吗?

    即使在得到别人的肯定回答之后,还是不满意,对着镜子捏捏自己的肉鼓鼓的小胖脸,一点也不友好。

    小女孩慢慢的在长大,也慢慢学会了爱美。

    温意开始减肥了,认真的减肥,没有任何人督促的减肥,主动的减肥,也不爱吃巧克力,一日也只吃三餐了,也不偷偷买零食了,每天还起的特别早,跟着顾爷爷一起去散步跑步,生活过的很健康也很规律。

    温妈妈说什么也不肯多吃了,这下子轮到温妈妈着急了,以为温意受到了什么打击和刺激,变得不爱吃东西了,这可怎么是好。

    过了几个星期后,减肥的效果显著,就连温妈妈都连连赞叹,觉得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温意的小心思,也没有人知道,在温意的身后,顾程南一直偷偷的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顾程南,我瘦了,今天舞蹈课的老师夸奖我了,”瘦下来的第一天,温意自然是要去找顾程南好好炫耀一番的。

    “哦,”顾程南很冷漠,嘴角确是难掩的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见温意拦住了他,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奖励,是你让我减肥的,你不承认吗?”温意摊摊手,想要得到奖励。就像小时候老师给的小红花一样,想要从顾程南这里得到奖赏。

    顾程南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顾程南拍了拍温意的手,故作矫情的说道,“是我说的没错,可我没答应给你什么奖励,”

    然后摸了一下温意的头,“走了,上学去了,你天天迟到,”就背着书包上学去了。

    温意还没反应过来,等到温意反应过来的时候,顾程南已经走出好远了,“胡说!我哪有天天!昨天就没有!”温意小跑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除了昨天之外的天天,可以了吗?”顾程南无奈的偷偷笑,嘴边挂着些许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知道,为什么温意总是很听顾程南的话。谁都没能让温意减下来的肥,戒掉的零食,顾程南轻轻松松一句话就做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