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步步欢 > 第三十一章

第三十一章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也许这就是情愫的萌芽,但我开始我在意你眼中注视着的我是怎么样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又一年的十二月份,温妈妈翻着日历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身边躺着温意,另一边坐着温阳和温爸爸,温爸爸看着当天的报纸,温阳打着游戏,温意看着杂志。

    一家人其乐融融,幸福美满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,就是意意的生日了,”温妈妈翻了翻日历,侧头瞧了一眼靠在她腿上的温意,摸了摸温意的头,“我们意意生来就是小公主,圣诞节出生的小公主,”

    “嘻嘻,”温意笑得一脸开怀。

    温意是凌晨三点在南城第一医院出生的,刚好是圣诞节当天,日子挑的特别好,温意出生的那一年,南城下着小雪,温妈妈却觉得自己怀里抱着温意,是那样的温暖而有爱。

    温阳出生在七月里,正好一个冬天一个夏天。

    “妈妈要好好准备准备,给我们意意过一个难忘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爱你,”温意觉得自己的妈妈,简直是全天下最温柔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“不爱爸爸了吗?”温爸爸在一旁听得很是吃醋。

    “也爱爸爸,”温意冲着温爸爸甜甜的一笑,温爸爸才满意的继续低头看报纸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温阳接着开口,怎么着也该轮到我了吧,好歹也是亲哥哥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了吧,我讨厌哥哥,”温意冲着温阳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了,你要成天讨厌我,”温阳表示很伤心。

    “温意,你在这样你信不信我打你,”两个人开始逗起嘴来,温意是一点都不怕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告诉少卿哥哥,让他好好教训你,”话一出,温阳就瞬间焉了。

    温阳天不怕地不怕,也不怕温爸温妈,典型的“坏男孩”,名声在南城的初中一带可以说是响当当的,就是出了名的听顾少卿的话,可以说是从小就是顾少卿的狗腿子,两个人的兄弟情意可谓是革命友谊,十分的深厚。

    不过顾少卿一直都有一种魔力,能让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很喜欢他,也很听他的话,温阳是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一个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温意早早的等在了大院门口,将刚从里面出来的顾程南堵在了一边,“顾程南,你记得我的生日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顾程南点了点。

    他当然记得,圣诞节出生,十二月二十五日,让人不想记得也难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送我生日礼物吗?”温意很好奇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她很期待顾程南送她的礼物,也很希望顾程南能够送她礼物,因为从顾程南来到温家后,他就没有送过自己礼物,每一年的生日都没有,只有一句简简单单的“生日快乐”,每次都还是温意自己去讨来的,很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顾程南依旧点点头,没有说别的话。

    温意却觉得很开心,就像是一个放在橱窗里不被温意吃到的小蛋糕,自己终于能够尝一尝了。

    直到生日前的那几天,温意都一直在想,顾程南会送自己什么礼物呢?

    这一天是平安夜,也是温意生日的前一天。

    傍晚前顾少卿来到了温家,“温叔叔,温阿姨好,”向坐在客厅的温爸爸温妈妈问好。

    “少卿来了啊,来找温阳的吧,他在房间里呢,”温爸温妈也见怪不怪了,都希望温阳能够多和顾少卿学学,能早点儿懂事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温爸温妈早就说过,让顾少卿有事可以直接来温家或者直接上楼找温意两兄妹玩的,把这儿当自己家就好,反正都是从小看着长大,没什么,只是顾少卿每次都很守规矩,也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叔叔阿姨的,顺带找一下温阳和意意,”顾少卿是来找温爸温妈的。

    “找我们的啊,什么事?”温爸温妈倒是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顾少卿都是来找温阳的,其实也不尽然,因为其实大家都知道,只是都习惯性的心照不宣了,温阳只是个借口,其实为的是温意,只有温阳和温意两个人傻傻的,一个以为是来找自己,一个以为不是来找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平安夜,家里的亲戚从国外回来,爷爷让家里的阿姨摆了一桌酒席,让我叫上叔叔阿姨还有温阳和温意一起吃个饭,顺便给意意过个生日,”

    顾家是个大家庭,子嗣繁多,大都都在全国各地,也有一部分早就定居在了国外,一年到头难得聚一次,春节也很少能够团圆在一起,所以显得特别宝贵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啊,”温妈妈瞬间就明白了顾少卿来的意图。

    温家和顾家的娃娃亲是早就定下了的,如今两个孩子也慢慢长大了,瞧着处的也还不错,自然是要慢慢的提上日程了的。

    本来温爸温妈理应是一起过去的,但是考虑到还有顾程南和赵曼,让他们两个自己在家有些不太好,带过去就显得有些不妥,于是便委婉的拒绝了,“我和你叔叔就不去了,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,不太好,”

    温妈妈起身,打算去叫温阳和温意下来,“我去叫他们两兄妹下来,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上楼去找他们吧,”顾少卿主动提出,他知道今天来是有些不妥,有些唐突了,也不想太麻烦温妈妈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温妈妈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顾少卿和温家两兄妹离开的时候,温爸爸叮嘱了他们几句,“路上小心点,少卿啊,代我向你爷爷和那些叔叔阿姨问个好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叔叔,”顾少卿回答的干脆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三人走远后,温妈妈才在客厅里喃喃道,有些小小的埋怨,“这到底先是我温家的女儿还是顾家的孙媳妇?这顾远山也太心急了些吧,”

    八字还没一撇呢,就急着见人了,说不定我家温意不会嫁给你家顾少卿呢,感情的事情谁说得准,况且现在温意的年纪也很小啊,谁说了也不准啊!

    “好了,生日每年都过,也不差这一年了,等明儿个回来了,再过一个就是了,这次过农历的,”温爸爸倒是说的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温家和顾家两家是故交,关系一直很好,也时常有来往。温爸爸和顾叔叔,也就是顾少卿的爸爸,从前是战友,在一个部队里,是有过命的交情的,两人早就定下了娃娃亲,本来想着顾叔叔要是再多个女儿,就嫁给温阳,后来顾叔叔出了意外,女儿也没了着落,只剩下了儿子。

    温爸爸心里也不好过,对顾少卿总是格外的偏爱些,更是亲自拍板许诺了这桩婚事,承诺道,我温家的女儿嫁的一定是你顾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顾家那里也是一直将温意和温阳当做自己的女儿儿子疼爱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,是顺理成章的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顾程南正在一个小公园里等着温意,等着她来赴约。

    就在上午,顾程南在温意的房间里留着一个小纸条,写明了时间地点,打算给她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然而最后温意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别等着了,温意是不会来的。”来的人是赵曼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顾程南并没有搭理赵曼。

    他很执着,执着的等着温意,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“顾家一大家子的亲戚回来了,整个大院里吵吵闹闹的,刚才顾少卿也来了,带走了温阳和温意,她的生日应该是先在顾家过了,再回温家,”赵曼没有告诉顾程南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儿,是因为她拿走了那张放在温意房间的纸条,所以温意根本就没有发现,也根本就不知道,自然是不会来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的顾程南根本来不及多想,因为他执拗的以为,是温意因为顾少卿而爽了他的约。

    “所以,她不会来的。”赵曼有些居高临下的笃定。

    见顾程南没有说话,也没有想要离开的意图,“顾程南,你是不是喜欢上温意了?”

    赵曼才发现她一点也不了解身边的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的顾程南,因为她就连他什么时候喜欢上温意的,她也不知道,而这个少年是那样的执着并且倔强。

    而顾程南的默认,合理又决绝的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看着周遭的氛围,满地的灯光,就像漫天的繁星,很浪漫。

    应该都是顾程南一个人的杰作,给温意精心准备的小惊喜。赵曼和顾程南从小一起长大,从赵曼有意识的时候开始,顾程南就是冷冷的,淡淡的,似乎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走进他的内心,真正看到过他的笑容,即便是赵曼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顾程南对赵曼可以说很好,可这种好更多的是照顾是愧疚,赵曼自己也清楚,顾程南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,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是为了就顾程南才出的车祸,落下的病根没有及时救治最后才过世了,所以顾程南对赵曼好,好到赵曼开始自私的想要一个人占有这份好,这份殊荣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来到温家后,他们遇见了温意,她才发现,原来顾程南可以笑得那么温柔,可以笑得那么宠溺。

    温意是那样的美好,美好到让赵曼嫉妒。她拥有了那么多东西,有那么多人对她好,她是所有人眼中的公主,可为什么要连她最后的一点点温暖和依靠都要夺走。

    所以她不允许,她绝对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顾程南,我劝你别喜欢上她,你和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,”赵曼离开的时候,只对顾程南说了这样一句话,“温意活在阳光里,是在温暖里长大的,她有很多很多的爱,她也需要很多很多的爱,而你注定给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温意是活在阳光里的女孩,是在温暖下长得女孩,而你来自阴暗,来自肮脏,你根本就不配喜欢她,也不陪让她喜欢上你,这便是你同她最大的格格不入,也是她最吸引你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赵曼离开后,顾程南就像是个卸了气的皮球,颓丧而无力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顾少卿就将温阳和温意送回了温家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”很显然温意在顾家玩的很高兴,温阳倒是有些累了,一回到家就跑上了楼回房间睡觉了,昨天晚上折腾一夜,等到零点,和顾家人一起陪着温意庆生。

    “意意,生日快乐,”温妈妈抱住了温意,第一时间送上了生日祝福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给你们的礼物,”温意一脸甜甜的指了指顾少卿拿在手里的大包小包的礼品袋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生日还要给我们礼物?”温妈妈打趣着她。

    “是顾阿姨给的,那个阿姨长得很好看,穿的也很好看,我很喜欢她,她也很喜欢我,送了我好多好多的礼物还有漂亮裙子,”听温意的描述,她很喜欢那个阿姨。

    顾少卿站在她的身侧,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,眼底满满的温柔与宠溺。

    “如卿回来了?”温妈妈开口问着一旁的顾少卿,顾少卿收回了看向温意的眼神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,我妈昨天晚上的飞机回来的,今天早上的飞机要走,”顾少卿提起自己的母亲的时候,很明显眼神收了几分冷意,他似乎很芥蒂提起他的家人,即便是在温家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温意提到的顾阿姨就是顾少的母亲,元如卿,顾少卿的卿,是个考古的女地质学家,常年都在外奔波,很少定居在一个固定的地方,所以即便是短暂的停留,也显得格外的珍惜。

    “太可惜了,只呆了一晚上,我都没见到她,好久没见到她了,”温妈妈和元如卿是少时的好朋友,关系一直都很好,还彼此约定以后老了要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没见到自己的好姐妹,温妈妈有些遗憾,下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见面的次数多的是,”温爸爸适合的做着调和剂。

    “也是,”温妈妈看着身旁挽着他的男人,一脸的幸福。又看了看眼前的顾少卿和温意,一脸的欣慰,她和如卿,到底都是幸福的,儿女平安,则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等我们温意长大了,将来和少卿成了一家人,还怕见不到面吗?”

    顾少卿今年虽然只有十五岁,却早已能够独当一面了,处理起事情也是落落大方的模样,早在顾少卿再送温意和温阳回来的路上,温爸爸就和顾爷爷互通了电话,温爸爸对这个准女婿那是相当的满意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,”顾少卿带着少年难得的青涩与懵懂。

    “害羞什么,这不是早就定好的事情吗?难不成你还想要赖账,不要我们温意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要,”顾少卿有些着急,一旁的温妈妈和温爸爸偷偷的笑了笑,

    “那不就结了,大男生还这么害羞,小心以后娶不到老婆,我们温意可是人见人爱的,你一定要好好对她,不要像”温妈妈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说错话了,温爸爸及时的看了一眼她示意,温妈妈才就此打住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顾少卿心中却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一旁在研究礼物,顾自笑得开心的温意,眼神中的坚定很显而易见,“我会对她好的,”会对温意很好很好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句承诺,顾少卿以自己的一生许下的承诺,会一辈子都对温意好,绝不辜负,这个承诺,对顾少卿而言,很重很重。

    从外面回来的顾程南没有等到温意,却在进门的时候看到了这样其乐融融的一幕。

    温意长高了,头发披散着,微微有些卷,因为从小学舞蹈的缘故,身上带着独有的气质,低着头站在那里,就像是个天使,她的身边站着顾少卿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是那样的相配,那样的美好而又温暖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发现顾程南昨晚并不在家,似乎同顾少卿比起来,他总是差的那么多那么远,也总是显得那么不重要不被在乎。

    顾程南突然觉得室内的灯光很刺眼。

    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,顾少卿告别了温爸爸温妈妈,离开了温家。

    而温意也回了自己的房间,整理着自己收到的一大堆礼物和昨天买的一大堆礼物。

    顾程南路过温意房门口的时候,因为是敞开着门的,所以正在房间里的温意听到了声音和熟悉的脚步声,从很多礼物里翻找出来了一个,从床上翻了下来,跑了出来,“顾程南,你去哪里啦?”

    然后没等顾程南的回答,迫不及待的拿出了藏在身后的小礼物,“这是我送你的礼物,圣诞节礼物,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顾程南看着温意的这个笑容,却觉得莫名的刺眼,所以顾程南没有搭理她,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见温意一直跟着自己,顾程南不耐烦的往外推了推温意,“你要睡了,你可以出去了,”然后关上了房门,将温意关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温意一直跟着他,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又不高兴了,他为什么总是那么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顾程南,你真难相处,也很小气。”温意在外头大喊着,将手中的礼物扔在了门外,还不忘踢了一脚关的严严实实的房间门,赌气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。